文/李秉樞;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滿滿咖啡廳,坐落在鬧區中的靜巷。室內斑駁的磚牆下,有著童年的木馬;一旁的書櫃上,陳列幾本你我長大後才讀懂的文學書。角落的植栽,靜靜呼吸。冬日午後,木桌上擺放的檯燈,投遞出一片暖黃。《花甲男孩轉大人》的編劇群,慢慢地訴說起,關於故事的心事…… 完整文章
文/邱翊摘自《台北城市散步》電子書特別收錄 應該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考試最後一名的同學、抽籤最後一位,會被稱呼為「爐主」,因為用「你運氣真好」來反諷。結果,久而久之,爐主原本是運氣很好的人,卻被轉化為「名次最差」、「運氣最差」。 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 最近網路興起一種對「八家將」的奇特嘲諷,時不時就會有一堆奇怪的文章出現嘲笑「八嘎囧」。 其實就我的觀察,在工地的八嘎囧和這些網路上說的完全不一樣。怎麼說呢?工地的八嘎囧是來打工的。也可能因為我一直待在工地現場,遇到的這些八嘎囧和遠遠地看不大相同。 我對八嘎囧的定義是:會去宮廟參加活動,跳陣頭或是參與陣頭活動。 ● 完整文章
文/王品豊 受限於當前法令的問題,這個問題著實不好回答。以我個人來說,如果我非燒紙錢不可,那也只能想盡辦法達到目的,例如有環保金爐的廟宇,我會試著與廟方協商,表明願意支付清潔費,請廟方給予方便。通常廟方看在你誠意懇求的份上,大部分都會予以通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