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節目開始之前的閒聊時,馬欣和我不約而同地提起《活著》書中的主角福貴,和他的老牛,也叫福貴。 我們都明白,「老牛福貴」的一生命運,象徵著敗家後境遇悲慘的「農民福貴」,也象徵著眾多平凡渺小的老百姓。 馬欣對這本書有深刻的感情,談起來卻冷靜自制,一如余華淡淡的敘述,卻沁入人心,揪痛了良久。 精彩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美國將於11月舉行總統,爭取連任的唐納.川普(Donald Trum)近期民調卻大幅落後民主黨對手喬.拜登(Joe Biden)。 但讓川普頭痛的事不只這一樁。 六月下旬,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John Bolton)出版著作《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The Room Where It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從小由沒有血緣的外祖母養大的歷史小說名家井上靖,幼年在多方親族爭相拉攏的疼愛下成長,反而看穿了愛的形貌和本質。 幼小的他與飽受宗主家族白眼對待的外祖母結成同盟,等到十二歲外祖母去世時,才回到頻繁轉調的軍醫父母親家中,然而由於求學的緣故,卻又多半一個人寄住在親戚家。 完整文章
文/江鵝(《俗女養成記》作者) 最初認識李屏瑤的時候,她是採訪者。她盯著我說話的臉,隨句讀點頭,說嗯,嗯嗯。抓到關鍵字寫進筆記本,再抬起頭對上我的瞬間,眼裡露出即時的體貼,和劑量微薄的拘謹。 完整文章
文/櫻木紫乃;譯/李璦祺 清水小夜子看了一下手錶。 距離電話接線室工作的交接時間還有四十分鐘,員工餐廳也開始湧入人潮。她將定食的餐盤回收後,從小化妝包內掏出手機。有一封未讀簡訊,是表妹理惠傳來的。 『休息時間打個電話給我。』 小夜子將背靠在通往地下倉庫的折門上,按下了通話鍵。 「小夜子,我聯絡不上我媽。妳可以幫我去看她一下嗎?」 「聯絡不上?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文/每日一冷 小的時候我們除了問過爸媽「我們從哪裡來」這種大哉問之外,相信不少人也有印象自己疑惑著我們的名字是怎麼取的吧?得到的答案也許不外乎族譜、算命、姓名學、查字典……等命名方式,而為我們命名的人也多半是父母或家中有份量的長輩。長久以來生活在以漢人文化為主的臺灣社會,我們似乎都習慣了這樣的命名模式,其實原住民也有著一套遠遠不同於這種命名模式的傳統呢,我們就來看看其中的三種吧! 完整文章
文/芒果青 說到華文文學的代表之作,《紅樓夢》永遠是要一奉十的經典小說。現代人為何要讀這部小說?在時空語境皆不同的情況下,我們究竟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閱讀《紅樓夢》,讓經典更容易地進到我們身邊?Readmoo 與群星文化主辦的「經典也青春」第四講,就邀請到清大中文系的助理教授楊佳嫻與資深出版人陳蕙慧主講「和女人一樣複雜:談《紅樓夢》裡的兩個男性人物」,為我們揭開紅學迷人之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