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疫情肆虐,各式防疫措施下,習以為常的生活被迫改變,這番場景,讓我們彷彿置身於科幻小說的描述之中。「作為科幻小說的愛好者、作家、編輯和講師,類似場景無疑已出現在我腦海無數次,」卡內基梅隆大學科學學院(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s Mellon College of Science)講師兼天文學家黛安.圖謝克(Diane 完整文章
今天早上打開臉書,發現被登出了。輸入帳密後臉書告知我,我上傳了一些違反裸露標準的內容,已經被刪除,並要我承諾最近上傳的照片當中沒有裸露內容,才能登入。我登入後檢查牆,發現昨晚上分享的王立柔在風傳媒的澄清文章〈王立柔專文:當女體遇上媒體〉消失了,可能是因為連結的 preview 是解放乳頭照吧。 完整文章
一、每回過年我都一定要那個!(哪個?) 我要解除我封鎖的人。向一個仇人道歉,向一個愛人示好。還好他們多半是同一個人,多省時間。還有大把年可以過。 二、看馬趕羊(回顧和前瞻是不會講喔?) 馬年:我去菲律賓當兵了,我從菲律賓退伍了。但你知道的,白馬菲馬,什麼都像馬一樣跑走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