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東默農 熱鬧的熱炒店,在廚房爐火聲、空調運轉聲、店員點單聲、客人喧嘩聲與碰杯聲的包圍下,我們這桌顯得很死寂。 我在店裡的廁所洗掉了滿手滿臉的黑油,總算恢復成正常人的模樣,但坐在我面前的老師只顧著喝他的麥仔茶,似乎完全沒有向我搭話的意願。邀我一起吃飯,是想向我道歉嗎?從他的態度,完全看不到這個跡象。 我耐不住尷尬,開始向他解釋講座遲到的原因。 完整文章
管理自我,而不是管理時間。時間或因其同質、空洞宛若拿鐘錶即可測量深闊的容器,讓我們誤認時間管理是克卜勒問題(堆積最佳化)的變體,差別只在於,過去是一單位時間堆積越多待辦事項越好,晚近則從計量衡量的生產力轉向生產力的品質。大家開始關心工作術,微妙地遺漏了,台灣從勞力密集的代工國家勉力抬臀移向高品質勞力密集的代工國家,或是資訊服務業、公關,或媒體等操作符號的產業,這個過程所拋下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