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士庭 有段時間我十分熱衷於收集笑話。那是因為我在任職的教科書出版社負責了一個新企劃,要在每個學習單元末的一方小框框裡寫上一個輕鬆的笑話,給學生調劑調劑。主編和召委願意將這個神聖的工作委派給我令我非常感動,這無疑是全書最富有教育意義的篇章,所以我非常認真從事,還隨身帶著錄音筆和一本紅皮小記事本,狂熱到了逢人就問有沒有新笑話的地步。 完整文章
文/陳浩基 1 駱督察一直很討厭醫院的氣味。 就是那股飄散在空氣中、嗆鼻的消毒藥水的氣味。駱督察不是在醫院有什麼不快的回憶,只是,這空氣往往令他聯想到氣味相似的停屍間。就算當了二十七年警察,見過無數屍體,他依然無法習慣這種氣味──試問除了對屍體有特殊癖好的變態外,誰會在面對死人時感到愉快?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如果社會因為政治困局而陷入混亂、分裂、困頓,甚至倒退時,身為具有傳遞與交換知識功能的書店,應該做些什麼呢? 「我們所有身在出版品銷售業的人都有一項特殊職責與機會,藉這個時機促進溝通與協調我們身處的社群。」這一席話出自美國書商協會(American Booksellers Association)的執行長泰徹爾(Oren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何經泰 還算清朗的午後,陽光濃烈但不炙人,我從工作室出發,前往金門街的咖啡館採訪何經泰。事前編輯來信敲定下午三點,但我想先熟悉現場氛圍,所以早早出門,在兩點半前抵達。豈料推開咖啡館大門,何經泰一副已經待了許久的模樣,連編輯都已經到了。這是鮮少預見的事,沒人遵照採訪時間,每人皆提早了近一個小時。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在全球書迷期待下,龍紋身的女孩回來了!為作家拉森(Stieg Larsson)代筆的拉傑克蘭茨(David Lagercrantz),2014 年十一月完成「千禧年」第四部曲,歐美出版商在 2015 年三月三十一日發動全球宣傳,公佈新書封面,書名訂為《The Girl in the Spider’s Web》(蜘蛛網中的女孩),將於 2015 完整文章
多少年後,劉大任終將體認他畢生追逐的不再是主義理想,也不再是故國鄉關,而不妨就是那株懸崖邊的樹。在歷史的罡風裡,在虛無的深淵上,那樹兀自生長,寂寞而倔強。懸崖撒手,一切好了。但如果懸崖不撒手呢?就像那樹一樣,劉大任的「革命後」創作,由此生出。《當下四重奏》的主人翁沒有完成心目中的大書;但俯仰之間,劉大任寫出了自己的小説。 他,在自造的歷史漩渦裡,碰撞、掙扎,尋找生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