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查.威金森、凱特.皮凱特;譯/溫澤元 大家常把偏低的社會地位跟貧窮的影響混為一談。我們都以為淒慘的物質條件(例如簡陋、擁擠的住家和品質不佳的食物),是貧窮與匱乏對窮人最直接的影響;不過隨著社會逐漸富裕,物質生活水準的重要性已不如以往。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能透過物質生活條件來判斷人們是否能正常參與社交生活,是否能避免遭到「社會排除」(social exclusion)*。 完整文章
文/理查.威金森、凱特.皮凱特;譯/溫澤元 不同社會階級的禮儀、風格與審美品味仍然具有鮮明的差別,所以當人們往社會階梯上一層爬時,例如勞工慢慢變成專業人士,通常都會覺得必須改變自己的社會認同,也會感到自己是個冒名的入侵者,時時刻刻都害怕自己的出身背景會被揭穿。 琳賽.漢利(Lynsey Hanley)在其著作《端莊得體:跨越階級鴻溝》(Respectable: Crossing the 完整文章
文/南西.伊森伯格;譯:王怡芬 美國民主從來不打算讓所有人民都享有真正的發言權。相反地,大眾得到的是象徵,而且往往是空泛的象徵。民族國家一直以來都建立在虛構的故事上,即國家元首可以代表人民,是人民的代理人。在美國版的故事中,總統必須訴諸共同的價值觀,以掩蓋深刻階級差異的存在。然而,即便這種策略奏效,團結背後的代價卻是源源不絕的意識形態詐欺。 完整文章
文/馬欣 在人群中,我微微冒汗著,我們都一列一列排在樓梯口,像動物頻道裡大遷徙的牛犢即將要衝破柵欄,每人一身藍色素服,遠方有蒸便當的鹹膩味。我們照例說應該是清爽、乾淨,遠看像會散發著如同蒼翠平原的氣味吧?沒有,今日是動物的莽原,被窗口陽光曬著炙辣。 完整文章
文/邱文仁 在大陸,「90後」是高度不配合的一群,換言之,他們是非常有主見的群體。他們身上就是有著一股「未來的味道」,你若選擇不聽不看不聞「90後思維」,任性地拒絕面對他們,那麼你可能只會離市場愈來愈遠!既然大陸的「90後」、「95後」充滿了「自由、平等、開放、參與」的互聯網精神。你若想要他們心甘情願地掏錢買單?那麼,不管你幾歲,你都得有「互聯網思維」。 完整文章
整理/何宛芳 「奧比大法官雖然只有一隻臂膀,但卻有神奇的力量。」《勇不放棄:唐獎得主的故事》作者也同時是新書發表會的對談人許芳菊如此形容。她表示,自己在寫這本書,認識唐獎首屆法治獎得主奧比‧薩克斯(Albie Sachs)之前,也曾認為南非跟臺灣沒什麼關係,感覺很遙遠,但研究之後才知道除了奧比的故事太感人非常戲劇化之外,原來臺灣與南非竟也存在著許多共同點。 完整文章
文/吳叡人(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Photo from Wikipedia 「並不是在短暫的瞬間裡,人們就能改變自己的內心,變得盡可能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唯有當平等是一輩子的日常現實,而不是少數時刻的遊戲之時,人們才會如此[相互扶持合作]。」——西耶斯《論特權》 一    西耶斯(Emmanuel-Joseph Sieyès)被思想史家稱為「法國大革命的化身」,因為他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