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戈登.李文斯頓;譯/吳宜蓁 人們常常會把想法、願望和意圖,跟實際的改變搞混。 懺悔自白對靈魂或許有益,但除非我們同時改變行為,否則一切只是空口說白話。 當我們提到失去自由,很少會想到是自己替人生設下了許多限制。所有害怕嘗試的一切,所有沒有實現的夢想,都局限了自己現在以及未來可能的模樣。 是什麼,阻止了我們去做那些可能讓自己開心的事?通常都是恐懼和它的近親──焦慮。 完整文章
不管是觀賞湯姆.福特執導的《夜行動物》,或是閱讀由奧斯丁.萊特所寫的原著小說,全都讓人十分享受,如果可以兩者都看,觀察其中的異同之處,則肯定是件更加有趣的事。 無論小說或電影,兩個《夜行動物》的故事主線其實不算差異太大,均以雙線手法同時並進,描述蘇珊收到前夫愛德華撰寫的小說書稿,隨著閱讀過程開始回憶過往,同時審視(或逃避面對)自己現今的生活狀況。 完整文章
文/保羅.布倫 凡為安娜.卡列妮娜掉淚的人,都充分了解她不存在。即使我們在意識層面上知道某件事是虛構的,我們心中有部份仍相信它是真實的。 我們的主要休閒活動是參與我們知道不是真實的經驗。當我們有時間做任何我們想做的事時,我們就退回到想像的世界──他人創造的世界,如書籍、電影、電動玩具,以及電視,或是我們自己創造的世界,如做白日夢和幻想。 完整文章
ISIS日本人質事件震動世界,媒體紛云日本國憲法第九條(放棄戰爭)或將改動。ISIS發出第一次通牒後,日本純文字線上討論區2ch上出現改圖,威脅影片中蒙著面罩的ISIS成員搖身變成「ISIS娘」,綠色頭髮,短髮,健康的褐色皮膚,胸部大,身高一米五。ISIS娘一邊吃香瓜,一邊威脅:七十二小時內交出二億顆日本的美味香瓜。旋即登上Know Your Meme(流行文化各種梗的百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