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想被療癒,或想懂療癒,就來《四樓的天堂》坐坐吧!

文/曾治淇 台劇《四樓的天堂》上映前夕,我以心理師的身分應邀參加試映會。雖由於試片活動旨在供看倌試水溫淺嚐即止,因此我僅能搶先做了三集的觀眾,但也夠我賞心悅目讚嘆師父了。 《四樓》的主角之一即是我的同行──由謝盈萱所演繹的心理師,其實隨著心理治療的普及,心理治療師這角色已日漸頻繁地在台劇中展露頭角,…

11/13【大師講座─人文心理學系列之二】個體生命的創造性療癒:完形治療之父波爾斯

波爾斯的完形治療學,在西方心理學界可說是一種異數!他顛覆了原先他當代的心理學家對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論的遵循,不再去強調回到個案的原生家庭,不再意圖尋找個案今日生命問題的成因!而是將重點擺在個案的「此時此地」的情境,且聚焦於個案的個人行為與語言上,而非心理上!換言之,處理問題時,將焦點落在問題的本身是…

那位患者在住院第一天試圖自殺兩次,但保險公司說她只能住兩天。

文/譚亞‧魯爾曼;譯/張復舜、廖偉翔 「我自己離開的時候是這樣,」這位精神科醫師繼續說道,「當時有位病人來到我的病房,在頭一天結束時已經試圖上吊自殺兩次,但服務使用評估單位(Utilization Review,醫院內部與保險公司協商的處室)說她只獲准住院兩天,等下就得出院。我不斷想著,如果她自殺了…

精神醫學領域的口頭禪:心理治療與藥物的成功率差不多

文/譚亞.魯爾曼;譯/周怡伶、張復舜、廖偉翔 單靠藥物通常效果不彰。「在頭幾年,你會想使用藥物,」一位精神科醫師對我提過,「當它還有用的時候。」他的意思是,藥物的新奇與別緻使其具有安慰劑的光環,這種光環幫助藥物產生效果,但之後可能就沒有了。整個精神醫學領域中都會聽到一句口頭禪,「心理治療與精神藥物的…

對一個搖滾咖而言,做心理治療絕對不是一件什麼很搖滾的事

文/劉仲彬 修哥是個吉他手,一個Rocker,也就是俗稱的搖滾咖。 修哥白天是樂器行店長,晚上搞樂團,英文名字是Jah,但沒人知道怎麼唸。身材高瘦,一頭自然捲,因為懶得整理,於是任性地把樂團取名為「離子燙很貴」。他的左手臂有個梵文刺青,中文意思是「只有惡魔知道我的名字」,這是為了紀念他的第一首自創曲…

【經典也青春】在角落兀自發光,並照亮更多角落 ——黃秀如談卡爾.羅哲斯的《成為一個人》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羅哲斯醫生堅持走的臨床心理治療道路,在當畤以學院派理論為主的年代,不僅被視為末流,也有孤掌難鳴的落寞。 畢竟在醫療現場,面對幼童、家長、受遺棄的邊緣人,不是件光鮮亮麗、容易得到喝采的工作。 然而,羅哲斯從不動搖,反而在一個個案主、一件件案例上面,逐漸累積…

當妳能認知自己在母女關係中遭受到什麼對待,才有辦法踏上改變與療癒的道路。

文/黃惠萱 ◎母親的「妳」,成為女兒的「我」 「我可以不要再談我媽了嗎?為什麼我花錢來治療,卻一直在談她?」 聽到個案這麼說時,我總是輕輕點頭,表示支持,並在心裡苦笑,想著:「不談母親很簡單,困難的是談自己時,卻發現每一處都有母親留下的痕跡。」 就像本書作者蘇珊.佛沃所言,年幼的孩子會全盤接受母親傳…

孩子不說話,是害羞還是罹患選擇性緘默症?

文/卡爾.薩頓;譯/黃晶晶 選擇性緘默症使我在成年後深受其苦,最明顯的是憂鬱症。如果沒有選擇性緘默症,我相信可以減少我許多年的苦難,而這些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我不是特例,因為憂鬱症糾纏著許多選擇性緘默的成人,無論他們當初是為何陷入其中的。因此,我強烈支持要盡量提早幫助選擇性緘默的孩子,才能避免他們未來…

這本書不只是針對憂鬱症治療 也為整個心理治療領域帶來全新的視野

在正念認知治療中,如果自我悲憫是透過間接的,甚至是內隱、不言自明的引導而傳遞,那麼要體現這一點,大部分責任就落在帶領人身上。一開始,是透過帶領人個人的溫暖、關注和親切歡迎的態度來傳達仁慈,並且在整個課程中跟學員溫柔的相處而被增強,尤其是當負面情緒如悲傷或憤怒出現的時候。所以,正念和悲憫都是從具體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