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羅哲斯醫生堅持走的臨床心理治療道路,在當畤以學院派理論為主的年代,不僅被視為末流,也有孤掌難鳴的落寞。 畢竟在醫療現場,面對幼童、家長、受遺棄的邊緣人,不是件光鮮亮麗、容易得到喝采的工作。 然而,羅哲斯從不動搖,反而在一個個案主、一件件案例上面,逐漸累積出可觀的大數據(套上時髦的用語,確實如此),甚且,得出一個珍貴的結論: 完整文章
文/黃惠萱 ◎母親的「妳」,成為女兒的「我」 「我可以不要再談我媽了嗎?為什麼我花錢來治療,卻一直在談她?」 聽到個案這麼說時,我總是輕輕點頭,表示支持,並在心裡苦笑,想著:「不談母親很簡單,困難的是談自己時,卻發現每一處都有母親留下的痕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