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瑞秋.西蒙;譯/陳玫妏 大多數的女孩在一天內聽到同儕貶低自己外表的次數多到數不清。「哦,我的天啊!我看起來好醜。我好胖。」十六歲的勞倫轉述她朋友的話,「或是當有人想拍張照放在 Snapchat 上,她們也會說,『哦,我看起來好噁心。我好胖。』」 完整文章
科幻或奇幻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有時為了節奏有時為了聚焦,必須做出適當的刪減,所以,如果閱讀鶲著,常常更能了解在影像敘事裡沒能仔細講述的設定細節。 另一方面,雖然「科幻」(未來、宇宙、人工智慧)和「奇幻」(中世紀、幻想生物、魔法與咒語)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但本質其實幾乎相通,許多擅長其中一個類型的作家,也會在另一個類型交出厲害作品。 完整文章
《這不是沒關係》這本圖像小說畫得很漂亮,看了心情會很差,因為每個故事都跟性騷擾和性侵有關。書名取得很好,因為很多人並不知道有些事情並不是沒關係。 例如我臉書上過去一個月最多人留言的文,是一則關於電玩的新聞,講將近六成女性玩家為了避免被騷擾會刻意隱藏性別。在貼文底下,超級多人現身說法。又例如我往往發現,當自己跟女性友人公開發表幾乎一模一樣的政治意見,他們受到的批評和羞辱會是我的好幾倍。 完整文章
文/李昭融、登曼波、林建文 當編輯這麼多年來,遇到最多的無非就是「法國女人」這個詞彙。點開博客來,琳瑯滿目的「法國女人」書籍:法國女子讓人魂牽夢縈的祕密、法國女人天生就懂的事、法國女人寫給你的美麗筆記、為什麼法國女人保鮮期特別長⋯⋯法國女人無疑在這些年間已經成為一種文化符碼,她迷人又有時尚品味,她自信而獨立,是男女生都嚮往的一種完美女人。 完整文章
文/elish 以常識來說,天上有那麼多星星,這些恆星當中肯定有不少擁有行星。而在美好想像中,這世上既然有那麼多行星,裡頭肯定有些承載著外星生命。說不定在我們不知曉的宇宙彼端,連銀河帝國都存在也說不定。 不過現實是,人類一直要到1995年才初次確認到系外行星的存在。 完整文章
文/括號君;攝/廖振堯 括號君 經營臉書專頁「重點就在括號裡」,以溫柔深入的文筆評述戲劇,座右銘為村上春樹的「只要十個人中有一個人成為常客,生意就能做起來。」 BL,是近幾年來逐漸低迷的日劇救星。 會這麼說,當然是因為 2020 年的最後三個月,赤楚衛二與町田啟太在日本深夜劇時段對著全亞洲的姨母,施展了他們的櫻桃魔法,像是稍稍滋潤了那一整年日本演藝圈的淒風苦雨。 漫畫改編的《如果 30 完整文章
文/馬薇薇、黃執中、周玄毅、邱晨、胡漸彪 在談論男女性格時,有個普遍的概括說法,就是男生剛強,女生柔弱。 莎士比亞直言不諱:「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究竟是因為男性天生勇敢,女性天生溫柔,還是因為我們先相信了這一點,於是才鼓勵男生勇敢,要求女生溫柔? 完整文章
每逢年度之交,就有人期待著要看Readmoo讀墨的年度報告,因為閱讀報告除了會有讀墨全站讀者的閱讀概況之外,也可以回顧自己一整年的閱讀歷程。 當然,也有人沒什麼興趣看這個──自己的閱讀習慣平常就知道了,再說,閱讀報告每年都來一回,有什麼不同? 事實上,雖然每年都來一回,但還真的每年都不同。 完整文章
文/都會生活研究專案;譯/許郁文 北海道的離婚率在日本國內也是數一數二的高(在不動如山的首位沖繩之後,與第二名的大阪互不相讓,暫居第三名),但與結婚率及離婚率同高的沖繩或大阪不同,北海道的結婚率偏低,離婚率卻偏高。出生率在政令指定都市[16]之中也是最低水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