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缺乏理解,整個世界,就是一個精神病院

文/臥斧 ※原載【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圖像小說《瘋人院之旅》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我們看到的世界,並不是同一個世界。 大多數情況下,我們經由自身的各種受器接受來自外界的刺激,在大腦中轉譯成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等等感覺訊號,組成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即使刺激的來源相同,每個人…

【閱讀夏LaLa】人不像人,動物不像動物!這像話嗎?

「世界是多元的,愛也是多元的!」多數人都理解這個道理,但真要談起愛與性的真諦,好像就會帶點擔憂與害羞。對性遮遮掩掩,對於社會進步沒有實質上的幫助,更可能讓許多人產生錯誤的知識並帶來傷害。本集《閱讀夏LaLa》,夏宇童與陳夏民要分別介紹兩本「人」與「動物」界線模糊的繪圖作品,要帶大家打破規則、一同解放…

不骯髒、不羞恥,《深夜保健室》想要守護世界的和平

文/鄭家純、深夜保健室節目製作團隊與醫師專家群 一向給人抗壓性夠強,不畏懼他人眼光的鄭家純,秉持著性不骯髒、不羞恥,要傳達正確的性知識,不僅打響了《深夜保健室》的招牌,也讓節目內容融合出前所未見的獨特風格,但她說螢光幕前的生動有趣,更需要許許多多不為人稱道的努力造就。 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 我對性的初…

拒與小姐割席、挑戰公權淫威,她挺起胸脯為弱者悍到底

文/趙思樂 小姐們崇拜葉海燕,有一天提出帶她去她們工作的高檔KTV裡玩。這次機會讓葉海燕第一次發現,小姐的真實工作比她想像的要殘酷許多。那個晚上天很冷,小姐們穿著清涼,坐在四面透風的KTV大堂裡裹著外套,裸露的胸脯凍得通紅,一來客人就要把外套脫掉站起來,任人挑選。 KTV 包廂裡的一對男女朋友吵架了…

【勒瑰恩宇宙】從娥蘇拉.K.勒瑰恩的幻設作品,閱讀「持續補足的天下」

文/洪凌(科幻作家,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 在勒瑰恩打造的「瀚星故事群」(Hainish Tales)[2],不但是她基於對各種外在現實的駁斥與打造一個非西方主導、去帝國的網狀權力構造,亦是包括她在內的「新浪潮」(New Wave)作者群對於二十世紀上半業英語科幻「現狀」(status quo)…

關於「性」這件事,不誠實的話遠比誠實的多

文/葉佳怡,張亦絢 亦絢好: 我突然想到,《永別書》出版的時候,《秘密讀者》有篇書評稱讚這部小說「誠實」,但又強調「並不代表說的是實話或真正存在這件事情。而是關於國族與性別,不誠實的話遠比誠實的多。」如果改寫這句話來談《性意思史》,我的感覺是,關於「性」這件事,不誠實的話也遠比誠實的多。就像你提到的…

異男該更愛自己!拒絕讓「性別成就」決定你的價值

為了抵抗社會的歧視和不合理要求,有些作家會強調女生要愛自己,讓自己有自信,知道不需要滿足不合理的社會期待,如果你想變成某個樣子,那是因為你喜歡自己是那個樣子,而不是因為各種社會壓力。 身為異男,我覺得同樣概念也適用於異男。 男生也應該愛自己,讓自己有自信,知道自己不需要依靠男子氣概、情場得意、炮友無…

「愈想殺掉內心的獸,就愈會聞到自己誠實的腥」

文/騷夏 「作者到底應不應該對自己的作品做解釋呢?」 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的有趣,對我來說每個階段可能都會有不同的答案。我的寫作,總是很難離開自己。我很喜歡古埃及盧克索神廟銘刻的一句話:「身體是神居住的屋子。認識你自己,你就會認識諸神。」《聖經》也說過類似的:「自己就是神的聖所。」我之所以為我,出生在…

漁港人,都叫她「三百A」

該如何說她? 常看到她,二十幾歲左右,白白淨淨,背微駝的纖細身軀,揹個小背包,入夜後像鄰家女孩般,踽踽獨行於偌大港區。 夜晚,三個窮極無聊的爸爸桑,又溜班在素珠自助餐店裡飲酒鬼混。 我問阿壽:「常看到她,這麼晚了,獨自一個女生,不怕被強去喔。」 他露出詭異笑容不語。 一旁的 Jeff 喝了口酒,哈哈…

每回燈光大亮、警察臨檢,「公司」會說:「我們都是做純的⋯⋯」

文/陶曉嫚 宋良韻拎著一袋手搖杯,邊拭汗邊在虛掩的鐵門口踢掉水鑽涼鞋,搬家工人正把一箱又一箱的家私堆進這層分租公寓的空雅房中,新室友──林瑋書正俐落地指揮工人該將一二三四號書架配置到何處,宋良韻呼了口氣,虧林瑋書大學畢業後職場爆肝八年餘,逐水草而居搬了十次家,竟還有力氣捎上這許多不是錢的紙張。 奉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