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洪凌(科幻作家,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 在勒瑰恩打造的「瀚星故事群」(Hainish Tales)[2],不但是她基於對各種外在現實的駁斥與打造一個非西方主導、去帝國的網狀權力構造,亦是包括她在內的「新浪潮」(New Wave)作者群對於二十世紀上半業英語科幻「現狀」(status 完整文章
為了抵抗社會的歧視和不合理要求,有些作家會強調女生要愛自己,讓自己有自信,知道不需要滿足不合理的社會期待,如果你想變成某個樣子,那是因為你喜歡自己是那個樣子,而不是因為各種社會壓力。 身為異男,我覺得同樣概念也適用於異男。 男生也應該愛自己,讓自己有自信,知道自己不需要依靠男子氣概、情場得意、炮友無數、亮麗伴侶這些「性別成就」來讓自己的生命有價值。 完整文章
文/騷夏 「作者到底應不應該對自己的作品做解釋呢?」 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的有趣,對我來說每個階段可能都會有不同的答案。我的寫作,總是很難離開自己。我很喜歡古埃及盧克索神廟銘刻的一句話:「身體是神居住的屋子。認識你自己,你就會認識諸神。」《聖經》也說過類似的:「自己就是神的聖所。」我之所以為我,出生在特定的時間和空間,我想一定有其獨一無二之處,會有不可取代的視角。 我從何來,我從何去 完整文章
該如何說她? 常看到她,二十幾歲左右,白白淨淨,背微駝的纖細身軀,揹個小背包,入夜後像鄰家女孩般,踽踽獨行於偌大港區。 夜晚,三個窮極無聊的爸爸桑,又溜班在素珠自助餐店裡飲酒鬼混。 我問阿壽:「常看到她,這麼晚了,獨自一個女生,不怕被強去喔。」 他露出詭異笑容不語。 一旁的 Jeff 喝了口酒,哈哈大笑:「一炮三百,要不要?我幫你介紹。」 啊林老輸咧!一炮三百元? 完整文章
文/陶曉嫚 宋良韻拎著一袋手搖杯,邊拭汗邊在虛掩的鐵門口踢掉水鑽涼鞋,搬家工人正把一箱又一箱的家私堆進這層分租公寓的空雅房中,新室友──林瑋書正俐落地指揮工人該將一二三四號書架配置到何處,宋良韻呼了口氣,虧林瑋書大學畢業後職場爆肝八年餘,逐水草而居搬了十次家,竟還有力氣捎上這許多不是錢的紙張。 完整文章
採訪整理/李佩芬 逐字稿/余思旻 擅長由發展的角度,探討幼兒、兒童與青少年閱讀的周育如,從青少年大腦變化與身心特徵出發,點出最容易吸引青春期孩子目光、屬於這階段孩子獨特的閱讀喜好。以下為採訪整理摘要: 若問我對「青少年閱讀與選書」的想法,我會從他們身心發展跟需求的角度來思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