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不記得,什麼時候,你開始在捷運、公車上讀到詩?記不記得,什麼時候,你在走過一處街巷時,忽然發現這個場景也出現在某本書的字裡行間?記不記得,你按著某篇散文的描述、在市場中尋到一個不起眼但暖心暖胃的小攤?記不記得哪座天橋哪座商場被拆除的時候,你突然感受到某本小說裡的悵然若失? 文學其實是從你在這個城市的行走生活裡長出來的。它可以放在藝術領域討論,但別忘了它始終應該屬於大眾。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江湖上似乎共享一種奇妙的默契:想瞭解某個社會的閱讀風氣,就要搭捷運;閱讀風氣下降,首先怪手機。於是新聞鏡頭帶過一個又一個滑手機的人影、補習班老師與名嘴義憤填膺地細數在捷運上遇到幾個低頭族,各種報導不厭其煩的比較各國地鐵車廂內手機與書籍的現身比例,讓方才在大眾交通工具上滑開螢幕的讀者,感到手足無措的罪惡。 完整文章
文/蔡慶玉 我家的然然哥哥在二月出生,在日本是接近零下的寒冬,對於從小生長在四季如春的台灣媽媽我來說,是一大挑戰。小嬰兒時被我包得一層又一層,圓滾滾的像球一樣,掉下去應該也不會痛。我出生在北海道的先生看到不敢直接說,就趁我不注意時,「來,把拔抱抱。」趁機脫掉一件衣服,不然就裝作若無其事地把小手套拿起來,或是不動聲色地幫然然脫掉一隻襪子。 完整文章
文/月風 捷運 vs 劫運 對於房價來說,捷運通常是最能加分的交通建設,這幾年來,沿著捷運周圍的地區幾乎都漲價了,但是這樣的情形僅限於臺北市與新北市部分地區。讀者一定要知道,捷運是否拿夠發揮最大的功能,關鍵是在於「棋盤式」的路網,如果不是棋盤式的交通網,其實都不算具有完整的捷運功能。 以臺北捷運來說,在臺北市中心的捷運交通網就是棋盤式的結構,所以捷運對於臺北市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交通建設。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他要我搭手扶梯時不要再刻意站右邊了。誰都在往前擠,警衛揮著棍子要下一個快上前檢查,我總下意識要切入電梯右線,便在這以人群為演示的大規模流體力學模組裡造成小小的停頓。 我辯解說,因為左邊是留給你的。 那樣子並行著,電扶梯正隆隆運往上,手背不經意刮擦,彼此都感到對方堅硬,豈止手指骨節,心裡便軟綿綿想往對方肩膀塌。 可我很清楚知道,沒辦法啊,是台北要我站右邊的。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乘上一班低底盤公車,最後面的座位面向車尾。是個天色明媚清朗的午后,熟悉的街景搖搖擺擺,彷彿一路提點我正與什麼錯身,彷彿,我以前所不及記住的,現在也無法抓住它們。 那是時間。只是我這會兒可以凝視再久一些。一些就好了。 完整文章
文/芒果青、攝影/王薇 你知道台灣的商店招牌最愛用的字體?不同的字型又有什麼特色與意涵?跟著長期研究字型的柯志杰與蘇煒翔,沿著後火車站巷弄和日星鑄字行,一起走進字型背後的文字歷史,透過他們在地生活的經驗與專業,發現觀看臺北的多元面貌。 當日路線:捷運北門站 → 鄭州路 → 重慶北路一段 → 華陰街 → 太原路 → 日星鑄字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