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兒落淚的時間點,大約是發生在獨自去銀樓挑鑽戒時

文/賴以威 【二十九歲,最喜歡的書:《天才搶匪盜轉地球》】 ◤在台北,只有兩種人會把求婚戒指帶在身邊:剛買戒指的人,或今天要求婚的人。等等,我剛製造了第三種人,撿到戒指的人。◢ 「我東西掉在捷運上!」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以高分貝音量在月台上迴響,努力掙脫捷運保全的雙手,試圖衝進窄到只剩下蒼蠅飛得進去的…

棕線原本蜿蜒城市南端,交織最密集是我政大那幾年

文/羅毓嘉 讓捷運領我走吧。 捷運棕線通車以來大小事不斷,每有友人遇巧了停駛困守車內情事,甚至徒步在那高架道路邊上,如履薄冰行軍陣伍般步回最近處的捷運站,便不免想問個惡謔的問題──上頭風景如何? 人們總是慣習平原盆地車水馬龍那一個個路口枯候時間,突然能夠在幾層樓高處緩步踱過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目得那即…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特輯:2019台北文學季!

記不記得,什麼時候,你開始在捷運、公車上讀到詩?記不記得,什麼時候,你在走過一處街巷時,忽然發現這個場景也出現在某本書的字裡行間?記不記得,你按著某篇散文的描述、在市場中尋到一個不起眼但暖心暖胃的小攤?記不記得哪座天橋哪座商場被拆除的時候,你突然感受到某本小說裡的悵然若失? 文學其實是從你在這個城市…

接近零下的寒冬,小寶寶不穿襪子其實很OK?

文/蔡慶玉 我家的然然哥哥在二月出生,在日本是接近零下的寒冬,對於從小生長在四季如春的台灣媽媽我來說,是一大挑戰。小嬰兒時被我包得一層又一層,圓滾滾的像球一樣,掉下去應該也不會痛。我出生在北海道的先生看到不敢直接說,就趁我不注意時,「來,把拔抱抱。」趁機脫掉一件衣服,不然就裝作若無其事地把小手套拿起…

杜斯妥也夫斯基問:是現代人不願讀書,還是書的傳統形式漸漸無法滿足?

編譯/暮琳 江湖上似乎共享一種奇妙的默契:想瞭解某個社會的閱讀風氣,就要搭捷運;閱讀風氣下降,首先怪手機。於是新聞鏡頭帶過一個又一個滑手機的人影、補習班老師與名嘴義憤填膺地細數在捷運上遇到幾個低頭族,各種報導不厭其煩的比較各國地鐵車廂內手機與書籍的現身比例,讓方才在大眾交通工具上滑開螢幕的讀者,感到…

買房時臨近交通建設一定加分?你可要看清楚!

文/月風 捷運 vs 劫運 對於房價來說,捷運通常是最能加分的交通建設,這幾年來,沿著捷運周圍的地區幾乎都漲價了,但是這樣的情形僅限於臺北市與新北市部分地區。讀者一定要知道,捷運是否拿夠發揮最大的功能,關鍵是在於「棋盤式」的路網,如果不是棋盤式的交通網,其實都不算具有完整的捷運功能。 以臺北捷運來說…

【四月:台北漂流】陳栢青:台北城建設指南

文/陳栢青 他要我搭手扶梯時不要再刻意站右邊了。誰都在往前擠,警衛揮著棍子要下一個快上前檢查,我總下意識要切入電梯右線,便在這以人群為演示的大規模流體力學模組裡造成小小的停頓。 我辯解說,因為左邊是留給你的。 那樣子並行著,電扶梯正隆隆運往上,手背不經意刮擦,彼此都感到對方堅硬,豈止手指骨節,心裡便…

【特稿】伊格言:為何方文山的捷運標語如此中二?

文/伊格言 於車廂內閱讀書報時 請避免影響其他旅客 尊重是一種選擇 我們的禮貌一直都很溫熱! 這大約是最常在捷運車廂中看到的一則──換言之,也正是令我輩真‧文青(於此文青不知不覺已成髒字之時代,啊,我應該可以算得上真‧文青吧?不至於辱沒了文青這個詞彙吧?)最常感到被嚴重侮辱的一則。百分百適合「文青別…

生活在《白噪音》與《一九八四》寓言的世界裡

文/Miffy 《五花鹽》夏季刊專體報導了新店十四張的歷史和它被徵收的始末,在這之前我卻對這件事一無所知。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沒有新聞報導?為什麼那些古蹟、老房子、田地就這樣被毀了,卻沒有人知道? 我想起《白噪音》的一段話:「這種事難道已頻繁到引不起觀眾的興趣了嗎?不在現場的這些人知道我們經歷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