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武:才不想被稱呼老人家,叫我臭老頭還好一點

文/北野武;譯/李漢庭 曾經有人問我為什麼要欺負老人家?我當然沒有欺負老人家,只是以前搞漫才老把臭老頭跟臭老太婆掛在嘴邊,人家以為我在欺負人。 我這麼回答他。 「因為民眾太常講: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造成的結果適得其反。」 以前的人不會特地說要善待老人家,但是大家都明白怎麼跟老人家相處,大家也都做得到,…

對現代日本人來說,「御節料理」不再是整年期待的美味

文/新井一二三 傳統上,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主婦們還在廚房裡忙來忙去。其他家庭成員則邊吃橘子邊看電視上的《唱片大賞》《紅白歌合戰》《去年來年》等年復一年在年夜裡播放的節目。 過完了聖誕節,很快就得開始準備過元旦了,可見假洋鬼子的日子也並不容易過的。 聖誕樹到了什麼時候才收拾呢?十二月二十八日,家門外…

如果來到日本跨年,這段期間會常看見「大晦日」三個字

文/張維中 如果來到日本跨年,這段期間可能會在大街小巷、電視或報章雜誌,常看見三個字:「大晦日。」日本人稱十二月三十一日叫做「大晦日」。我們一看到「晦」這個字大約就直覺是「晦氣」之意,似乎很負面。難道「晦日」是倒楣的日子嗎?而且還加個「大」字,豈不是大觸霉頭的日子?千萬別誤會了。其實「晦」字在此跟晦…

【一週E書】他們的就是我的,我們的也是我的──你知道就好

文/犁客 1960年,為了慶祝總統、副總統就職,日本的「矢野馬戲團」應邀來台──這個馬戲團其實和台灣頗有緣分,日治時期就曾經來台灣表演,而且因為當時很受歡迎,所以全台巡迴、在台灣前前後後演出六年,日本總部還把台灣設為海外基地。遇上戰爭,馬戲團經營自然很辛苦,不過矢野馬戲團撐到戰爭結束,能夠再到台灣,…

威士忌,不用翻譯!日本Sakurao櫻尾蒸餾廠見學記

圖、文∕劉傳宇 日本威士忌於近10年間在全球市場神話般地崛起後,各大知名品牌的身價不斷翻漲,也帶動了日本威士忌酒廠的興建熱潮。這幾年從最北邊的北海道到最南方的沖繩島,都有新蒸餾廠誕生,其中也有不少是由傳統酒造擴建而成,數年之間,蒸餾廠數量就暴增至數十間,使得日本威士忌產業進入了百家爭鳴的新時代! 由…

創作像體驗一場清醒夢——專訪《2073 年的電子玩具》作者日安焦慮

文/愛麗絲 「我總在驚覺忘記拍照時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是在做夢,」夢境反映部分現實想望,日安焦慮近期最常夢到的,是前往日本自助旅行。在夢裡,日安焦慮從未獲得任何身處日本的實證,但無論機上啟程、在深夜街道仰望亮晃晃的招牌,一切讓他內心篤定,自己正在日本旅行——但終究是短暫美好的夢一場。 如果夢境不只是一…

【經典也青春】「你要好好拿著自己的車票!」──蘇昭旭談宮澤賢治的《銀河鐵道之夜》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為了他們的幸福,我能做些什麼呢?」 「我希望自己能像那隻蠍子一樣,為了大家真正的幸福就算身體被燒一百遍也無所謂。」 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兒童雜誌社的文字編輯,接到的首項任務是將宮澤賢治的《銀河鐵道之夜》譯寫成四篇連載。 這不是我頭次讀這篇童話,大…

【讀者舉手】日本的服務能那麼細膩,就是因為「察覺力」!

文/柯鈺晨 後疫情時代來臨,各國紛紛放寬防疫政策、開放邊境,準備抓住疫情解封後的經濟商機。然而,因為這一場從未經歷過的大疫情,改變了大多數人的生活型態,疫情期間減緩人際之間的往來,也讓許多實體店面的營業遭受到了不少衝擊。面對即將解封的經濟浪潮,作者透過《察覺力》一書,分享自身在餐飲業的服務觀察與督導…

聽著遊客對富士山的讚嘆,太宰治邊嘆氣邊自嘲不解風情

文/太宰治;譯/陳楷錞 甲州的御坂峠山頂上,有一間名為天下茶屋的小茶店。我自九月十三日開始借住在這間茶店的二樓,並做些收入不怎麼優渥的工作。這間茶店的人家相當親切。我打算待在這裡繼續工作一陣子再說。 天下茶屋,聽說正確的名字是天下一茶屋。在這附近的隧道路口也刻著「天下第一」四個大字,並署名安達謙藏。…

【布克新聞】S3EP39:橫跨百年的追求:「樂為世界人」的臺灣文化協會

1921年,一群對未來充滿抱負的年輕人,成立了「臺灣文化協會」,在日本統治二十逾年、武裝抗日屢屢失敗之後,臺灣人轉而以啟迪民智、介紹先進思想為目的的社會運動。 「文協」成為日治時期最重要、且影響最深遠的文化啟蒙運動,百年之後,臺灣人在時代巨輪下、更迭的政權轉移中,反覆探索自主地位並滾動著社會進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