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訪/犁客;文字/佐佐木讓 代表國家行使暴力的主要單位是軍隊和警察,無論什麼時代,軍隊大致上面對的都是「外面」,做的事情本質上也類似,但大致上面對「裡面」的警察,在不同時代,做的事可能有很大的變化。 例如日本,從二次大戰之後、開始民主化要重新振興經濟,一直到20、21世紀交界時期,社會狀況有很大的變化,政治狀況有很大的變化,犯罪狀況有很大的變化,警察工作的內容也是。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在台灣接受過黨國教育,那麼就會讀過種種將他描述為超級壞蛋、搞得民不聊生的事蹟;如果你喜歡各種神怪題材,那麼可能聽過他是混世魔王轉世、腦後像太平天國的洪秀全一樣生有反骨之類傳奇;如果你偏好軼事野史,那麼或許知道他從不刷牙只用上等好茶漱口、每晚都有不同的妙齡女郎侍寢;如果你熱愛文學藝術,那麼大概讀過他霸氣十足的詩詞,以及頗有力道的書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對彼得.杜拉克的深刻印象,與其說來自他的企業經營管理理念著作,不如說當讀到他的自傳:《旁觀者》時的驚艷。光是書名取為《旁觀者》,書中對於語言的運用,拉出時間軸、展開大格局鳥瞰歷史的氣度,以及動盪時代中對人事物的細膩觀察,最後沉澱出獨特的思想、見解,也就更加理解杜拉克先生原來是立志成為小說家的與眾不同之處了。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本文標題出自《枕草子》。 猶記1973年第一次踏上日本首都東京,扛回的都是隨處可見的小巧紀念品。袖珍型徽章、文具、二手飾品盒、各種御守護身符之類的小東西,在名勝景點一面聽著擠在旁邊一群又一群日本女孩驚呼著:「KAWAII、KAWAII!」一面沒什麼抵抗力地對那些精緻的雜貨小物愛不釋手。(後來成為文庫本控)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過去曾有一段時間,政治人物的名字是新臺幣的代稱──因為那時有兩種面額的紙鈔上印著不同的「偉人肖像」。這不是我們的特例,世界上許多國家貨幣選擇印上開國元勳、國家元首、標誌性地標等等;不過也有些國家更重視文化及創作,所以國家貨幣上出現的是該國的著名作家、詩人、藝術家和小說家,用另一種方式紀念他們的文學成就與貢獻。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經典電影「回到未來」三部曲當中有個橋段,從現代回到過去的主角馬蒂,把生活在過去的博士找來修時光車,博士檢查了車子、挑出一個零件說:「難怪這個迴圈會壞掉!這零件是日本做的!」 馬蒂莫名其妙地看著博士,「你在說什麼啊博士,最好的東西都是日本做的啊!」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大大恭喜馬欣七月即將出版《邊緣人手記:寫給在喧囂中仍孤獨的我們》,期待! 我曾經舉手想翻譯喜愛作家的作品,例如松本清張的《半生記》、井上靖的《天平之甍》,而那十數年中有時間和餘力伏案完成的唯有宮本輝的《幻之光》及《月光之東》 完整文章
日本作家葉真中顯的小說《Blue》,書名取自主角「青」的名字發音,內容則如同許多以主角來命名的作品一樣,基本上可以被視為一則虛構傳記。但特別之處在於,這則傳記的真正主角並非是人,而是一整個平成時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