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寓言家 《倒數五秒月牙》的兩個主角原本是研究所的同學,出生台灣卻到日本工作的林妤梅,和出生日本卻到台灣工作的淺野實櫻——在跨越文化、空間、性別後——兩人之間,存在的到底是什麼樣的距離?身為女性在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國家,到底如何被看待,又是如何看待自己? 關於台灣的「梅」和代表日本的「櫻」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878年,患有脊椎等各種宿疾的博兒,再度接受友人的建議離鄉散心養病,她最終選擇了遠東日本。 這不是她第一次長途旅行,但所謂的散心養病,遠非我們想像的找一處湖光山色景致優美的溫泉地靜養,畢竟當她踏上日本這塊土地之前的二十年間,已去過美國、加拿大、紐澳、夏威夷群島和洛磯山脈地區,也寫過兩本書,包括著名的《山旅書札:一位女士在洛磯山脈的生涯》。 完整文章
人類社會由人組成。感覺上一個人很難撼動社會,即便你是傳說中可以控制他人腦波的唐鳳,成長當中也會遇上種種挫折及迷惑,在改變體制之前,必須先知道如何在體制裡存活,並且藉由理解,去想像未來可以如何改變、怎麼改變。 僵固的體制對組成成員而言不是好事,完全放任則有另一種風險,當我們摸索著朝前試探時,常常得耗費心神才能搞懂一千零一個點子裡哪一個是唯一可用的好點子,而且這還得先提得出那麼多點子才行。 完整文章
文/張維中 過去,每逢聖誕節或歲末年初若有來到銀座逛街時,都是已經看到裝飾好彩燈的燦亮聖誕樹。總是理所當然地以為,那些行道樹只是在十二月時掛上燈飾就完成變裝的。直到最近,我才知道銀座通上的行道樹,原來平常並沒有那麼多株。 完整文章
文/黑岩比佐子;譯/陳心慧 在下關,普遍將河豚(fugu)念作「fuku」,據說是因為在日文中「fuku」與「福」同音,而「fugu」則與「不遇」同音,因此不受青睞。河豚現在成了庶民不易取得的高級食材,且只要吃了內臟等含毒部位必死無疑。然而,從下關大約兩千五百年前的貝塚當中出土了河豚的魚骨,證明日本人自古以來就有吃河豚的習慣。 完整文章
文/野島剛 近來,在日本的政治新聞上曝光率最高的台灣官員是誰?台灣讀者猜得出來嗎?答案是政務委員的唐鳳。 跨性別者唐鳳是IT專家。民進黨政府上任後,被延攬擔任數位科技政務委員時才三十五歲,台灣民眾對他的工作能力也給予高度評價。但是,為什麼唐鳳會被日本媒體如此頻繁地報導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