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那麼喜歡日本怪談小說,看來看去大致有個公式可循,讀過便罷,但蘆澤央《神樂坂怪談》讀個兩遍之後,卻覺得頗有意思,想在這裡說一說。 《神樂坂怪談》有後設小說的趣味,小說裡的敘述者,一位女性作家,寫了一本小說,也就是《神樂坂怪談》。書中有五則怪談故事,以及一篇總結。她除了講述各篇的靈感發想與題材由來,並不時質疑怪談這種文類,且在小說中談到撰寫怪談與恐怖小說等類型作品的心境。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距今六十多年前,東京池袋,有個台灣人想賣台灣小吃掙錢過活,那時距離二戰結束沒幾年,從台灣回到日本的日本人不少,想像中賣台灣小吃應該有搞頭。不過他轉念一想,二戰結束後從中國和滿州回到日本的日本人更多,要做生意,應該瞄準大目標才對。 完整文章
有的人防疫時節不能趴趴走覺得很悶,有的人本來就宅只覺得剛好,但無論能不能習慣,事實都是:當疫病過去,人類的世界都會變得不大一樣,而這件事,在歷史上已經發生了很多次。 讀過去的歷史可以審度現今情勢、預測未來發展,而讀當下的紀錄則可以更全面更細微地了解巨大事件的各個面向──像武漢肺炎這種全球性大流行的東西,受到影響的生活層面有內有外有大有小,絕對比我們想像的更複雜,也更動人。 完整文章
文/上田早夕里;筆訪/獨步文化編輯 「我長年嚮往海洋世界,感動於地球及生命的不可思議,對人類、其他種類智慧體及機械的共生關係懷有理想⋯⋯這部作品中也充滿了這些藉由科幻形式表現的浪漫主義。我希望這些浪漫情懷留在讀者心中。或許,當我們在面對殘酷的生存現實時,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將成為最強大的反擊武器。」 ──作者上田早夕里獻給臺灣讀者的話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來自農村寺廟的溝口患有嚴重的口吃,自幼便喪失了與人溝通的「語言」這第一把鑰匙。身為住持的父親過世後,他來到父親舊識主持的金閣寺擔任學習僧,獨留貧困卑微地求生的母親在鄉下。 對他來說自身的存在相較於金閣寺是何等醜陋殘穢,日夜想要親近在心中已幻化為完美理想典型的金閣寺,以確認自己生命的價值。 完整文章
文/飯島裕子;譯/洪于琇 有不少女性由於收入微薄只能依賴原生家庭才能過日子。然而,無法永遠依賴父母親的收入和年金也是事實。 山口多惠(三十歲)大學畢業後為了追求成為舞者的夢想,繼續住在家裡,同時也靠打工維持生活。多惠以舞者身分定期在舞台上表演,順利累積舞者資歷,但幾年前,父親的工作受到經濟不景氣波及,越來越不順利,多惠成為家中仰仗的收入來源,開始身兼超市和餐飲店的打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