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業績就該檢討自己;世上沒有賣不出去的商品! 坂戶宣彥是東京建電的金牌銷售經理。身為部長愛將的他,已帶領著菁英團隊連續好幾個月超越銷售目標了。某天坂戶竟因一件小小的職權騷擾事件而被申訴,申訴者竟還是自己團隊中的豬隊友八角先生。 完整文章
文字/獨步文化編輯部 浩基:今村老師您好。恭喜您以如此精采的《屍人莊殺人事件》獲得鮎川哲也賞,並且創下以出道作橫掃年末三大推理排行榜榜首的紀錄,真是為喜愛本格推理的讀者帶來驚喜。或者在問關於作品的問題前,先請您簡單自我介紹一下?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90年5月12日,日本栃木縣足利市一個父親帶著女兒到一家柏青哥店打柏青哥,打到一半,發現女兒不見了;父親尋找之後報警,根據目擊者的證詞,穿著白衣紅裙的女童,可能在店外的停車場被一名男子帶走。隔天,女童的遺體在柏青哥店附近河濱被人發現,全身赤裸,衣物被扔在一旁,上頭沾有精液。經過鑑定,凶手的精液是B型。 完整文章
有時我們覺得自己認識一個城市──它不遠,它很方便,它是購物天堂,它的居民常常以「利」為先,它產出我們熟悉到把所有台詞加演員表情都倒背如流的那些電影,它的政治處境及歷史有更多比我們更尷尬的狀況。 但最近這個城市發生的事,會讓我們需要重新想想:我們真的認識它嗎?在那些電影裡的正義角色在現實中似乎全都染黑,而我們以為唯利是圖的居民卻為了更重要的價值舉起反抗的拳頭。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玉山箭竹的枝葉沾滿著露水。一隻鱗胸鷦鷯躲在茂密的森林內,寂寞地搖動著樹葉。」 這是鹿野忠雄在一天之內要縱走玉山南峰和南玉山的趕路途中一瞬所見。 時間是1931年八月下旬夏末到秋初,行程中尚有玉山主峰和東峰。這趟為期七十天的登山行動,還包括八月初的秀姑巒山脈、尖山、九月初的東郡大山。 而當他抵達新高駐在所,他寫下: 完整文章
文/壽岳章子(Jugaku Akiko);繪/澤田重隆;譯/陳嫺若 到了十七日,我和朋友趕到四条室町附近搶好位子。雖然長刀鉾從烏丸通向東行,我們看不到,但除此之外,其他的巡行全部都能看見。山車九點出發,町內的緊張氣氛和嘈雜聲響幾乎可以傳達到參觀者的皮膚中了。 完整文章
文/島本理生 譯/楊明綺 一週開始的週一上午十一點半,我造訪迦葉任職的法律事務所。 搭電梯上二樓,透過對講機告知來意,自動門隨即開啟。 事務所內並排著四張桌子,其他律師都不在的樣子。 身穿灰色高領毛衣的年輕女子領著我走向最裡頭的那扇門後面,一間特別隔出來的會客室。 我坐在沙發上等候時,方才那位年輕女子端茶進來。相較於她那張素淨的臉、明顯分岔的長髮,端正秀麗的五官與豐滿胸部格外顯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