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蕙頻 台灣人的國籍,在世界各國的外國人登錄制度中應該如何登記,一直都是引起討論的大問題。近年來還有日本、英國等國民眾發起要將「台灣」的「國籍」還給台灣人的活動,台灣人也自主發起二○二○東京奧運台灣正名運動,要求以台灣隊的名字出征東京奧運。 台灣就是台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對於『公共知識分子』這詞,我也覺得很困惑。」伊恩.布魯瑪笑著說。 擁有藝術學位、當過劇場演員、寫藝術評論(包括劇場、電影、各類書籍及各種音樂)也寫政治觀察、擔任知名雜誌編輯、出版多本著作、精通六國語言⋯⋯布魯瑪具有許多不同專長、不同身分,因為大學時選讀中國文學,他甚至能讀、能講中文。 完整文章
文/ 蔡亦竹 凌宗魁(以下簡稱「凌」):和蔡老師一樣,我從小也是被日本動漫餵養長大,父母都忙,沒太多時間陪小孩;常在想,人生沒有走得太歪,都要感謝日本蓬勃的動漫產業,因為整天在電視前雜食不精什麼都看,長大回顧才發現,原來一個國家文化對外的傳播力可以透過動漫產業發揮如此強大深遠的影響。 完整文章
文/ 新井一二三 bounenkai ぼうねんかい 日本「忘年會」沒有宗教色彩,也沒有特定的儀式程序,跟慶祝基督誕生的西洋聖誕節,或者原本祭祀土地公的台灣尾牙都不同。說得沒錯。只是,「忘年會」這個名稱,好像表現出日本人面對過去、面對歷史的態度了。 每到陽曆年底,日本到處有人舉辦「忘年會(bounenkai 完整文章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說到日本本格推理小說,不少讀者想必會立即聯想出熟悉的場景:神秘的世家一族與古老大宅、充滿難以捉摸魅力的名偵探,以及機關巧妙算盡的詭奇殺人事件。你或許也會馬上想起創造出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金田一耕助的本格推理宗師橫溝正史,但對日本人來說,還有一位全才的文學大師同樣耀眼──那就是栗本薰與她筆下的名偵探伊集院大介。 完整文章
文/伊藤詩織;譯/高秋雅 我經歷了破壞性的一瞬間。當我被好朋友說,「臉上再也沒有從前的笑容」時,這令我打擊很大。我相信自己沒有任何改變,但事實上,我不再像是從前那樣,有如一顆充飽氣的氣球。現在,我像是只是把破了洞的表面用膠帶補強,不如以往的堅韌彈性。但我仍然是我,不曾有過改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