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日嵯峨子、瀟湘神 未壹做了個夢。 夢裡是沒見過的和室。一盞盞油燈燃燒著,映出色彩濃烈的和式情調,在晃啊晃的燈火裡,豔麗而奪目。光影中他看不清細節,就像從琥珀裡往外看,蒙上了一層濃稠的金黃。 但他喜歡這種感覺,就像處在一種缺乏時間流動的纖細寧靜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陽光的,讀過我的作品但沒有親身認識我的讀者,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陰暗的;」張耀升說,「所以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知道我寫的小說後,都覺得很訝異,而只讀過作品的讀者在認識我、發現我沒有那麼陰暗之後,有時會覺得生氣──好像自己受騙了一樣。」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by Linh Nguyen 文/楊念穎 「走向時代尖端、追逐流行的時尚男女,輪流在酒樓、喫茶店、咖啡屋之間趴趴走,在那個年頭,醉翁之意不在酒,有文人也忍不住消遣,寫下: 旗亭午榭珈琲館,盡日人如集臭蠅;最是月宮宮裡客,飲冰來此不嘗冰。 連在冰店吃碗冰都可能被視為帶有『逐臭』的情色意味呢!」──《臺灣摩登咖啡屋》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