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在現今的書市,「小說」是個麻煩的種類。 麻煩的原因之一:它不好介紹。有些讀者會覺得,你把故事的概梗都講完,那他也就知道那本小說是怎麼回事了,不需要再看──這當然是個錯誤認知。知道《西遊記》有一隻石猴會大鬧天宮,並不會減損讀到他真大鬧天宮時的爽快,知道《魔戒》最後總是要把至尊魔戒扔進末日火山才算數也不會讓遠征軍的冒險變得平淡。知道劇情和閱讀時的沉浸情緒其實是兩碼子事。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 Weekly)根據Nielson BookScan的統計資料,摘要了2016年美國書市銷售報告,實體書整體銷量較2015成長了3.3%,總銷售冊數來到6.74億冊。作為全球出版產業龍頭,這已是美國實體書市連續第三年呈現出成長趨勢了。考慮到今年惡纏爛鬥的總統大選花去了人們許多金錢、時間和媒體專注力,最終結算仍有這樣的成績其實算是不錯了。 完整文章
定價銷售制是一帖藥,但藥效跟你想像的相反。它救不了小書店,反而使大連鎖系統獲得更多利益,並且讓經銷商遭受重創,不信你去看看韓國實施以後的現況。 它沒辦法保護出版的多樣性讓書種更多元,最讓人訝異的例子就是號稱定價制模範生的德國和法國,他們這幾年的書種數全是下滑的。德國從九萬六千種減到八萬二千種,法國從六萬三千減到四萬一千種。相反的廢除定價制的英國則從十二萬種增加到十八萬種。(相關報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