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有些作者喜歡在文字裡頭對人對物對事對全世界東嫌西嫌,可能是作者的眼界高過珠穆朗瑪峰所以一切只配他用鼻孔去瞧,也可能是作者曖曖內含光外表有缺陷所以被全世界或排擠或欺負或無視或反正做某些過份的事。 而有些讀者喜歡讀這類文字。 完整文章
談話節目上,知性溫柔的精神科醫師以一種非常悅耳的節奏徐徐說,吃與愛是很容易混淆在一塊的,兩者帶來的感受很像。當我們無法感受到愛的時候,我們寄望於吃。我們想要召喚那種情感上的慰藉。很有道理,我們與食物的關係或深或淺都是人際的隱喻。 我跟食物的關係曾經被我搞砸過,這種失敗有個醫學上的名詞是飲食失調症候群。 完整文章
艾莉絲.孟若曾說到自己書寫的起源可能來自於小時候讀安徒生童話《小美人魚》的經驗,她覺得太悲傷了,「我認為小美人魚的犧牲與痛苦應該得到好一點的結局,於是動手改寫故事」。至於我迷戀好長一段時光的Jenna Marbles,也曾在自製影片〈What Disney Movies Taught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