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政緯 外交場合像是由無數「禮儀」交織而成的圖像,每一張都是精緻的盛大演出。參與者無不露出開朗的笑容,一切是那麼地準確、到位。當我站在遠離外交場合的對岸,與彼端的那一小段距離,彷彿產生一種美感。它掩蓋了外交過程的種種折衝、談判、討價還價,以及時有時無的爭吵。違和感在雙方握手、交換禮物之間,完成禮儀的那一刻,煙消雲散。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唉喲,看看我女兒腿上的傷痕。像冰雪般白嫩的那雙腿,居然滲出胭脂般鮮紅的血痕。妳看那些名門家夫人們就算是瞎眼的女兒也難求,妳怎麼不去那些地方投胎?被我這個妓生月梅給生下,才落得如此下場啊。春香呀,快醒醒。唉喲,唉喲,我的身世呀。 ──《春香傳》 完整文章
文/涂豐恩(「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創辦人) 「如果你觀看遠東地區的夜間衛星照片,會狐疑地發現其中有塊缺乏亮點的黑色區域。這片黑色地帶就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曾任洛杉磯時報駐北京辦公室主任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他又接著說:「如今咸鏡監營失去武器及穀食,又在不知道我們行跡的情況下,這段期間有可能會傷及曖昧之人。我所犯下的罪行若嫁禍到無辜百姓身上,雖然不為人知,但難免遭受天罰。」於是立刻在監營北門上貼上字條。 「盜取倉庫穀食及武器之人,活貧黨黨首洪吉童是也。」 ──《洪吉童傳》 完整文章
文/蓮池薰 每年的三、四月,在前年秋天收成的糧食已經見底,但是當年秋天播種的大麥還無法收成,人們面臨嚴酷的饑荒關卡。帶著所有的穀物到山裡去。為了求生,他們在僅有的穀物中加入大量草的葉子、皮和根煮成稀飯食用。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我是因為你想走,才叫你離開。你萬一想留下,誰能要你走呢?而你怎麼又問我你要何去何從?你想去的地方,就是你該去的地方。 ──六觀大師給性真和尚的話,出自《九雲夢》卷之一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誰不希望自己才華洋溢,富貴榮華,受人喜愛,但如果人生一場,可以得到這種左右逢源的完美極致人生,那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呢?十七世紀的朝鮮小說《九雲夢》就給了我們一個答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