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書好像有聲書──我本來就是藉由聲帶表達的人啊!」專訪阿爆(阿仍仍)

文/犁客 「長庚很嚴耶,你不知道嗎?我們都說學校是『長庚女子監獄』,大家都要住宿,一個晚上要點兩次名;因為管理嚴格,所以常常就覺得很無聊。啊Brandy和我同寢室嘛,那時我們加入熱舞社,剛接觸黑人文化,她們覺得我外型符合,就叫我試那種造型,我覺得沒差啊,弄壞就弄壞,反正我頭髮長很快。」 就讀長庚護專…

「我想教的不只舉重,還有閱讀可以帶給我們多少幫助。」──專訪5月店長郭婞淳

文/犁客 「其實很多年前就有出版社提過出書的計劃,」郭婞淳笑著說,「但那時自己覺得還沒到點──就還沒達成目標,至少該拿到奧運吧?」 「很多年前」究竟是多少年前,郭婞淳沒有明說,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當時郭婞淳在國內體壇已非無名之輩。2021年,因疫情延期舉行的2020年東京奧運當中,郭婞淳以總和236公…

「為什麼要開出版社?」「因為不想害別人賠錢XD」──專訪早安財經發行人沈雲驄

文/犁客 「早安財經」四個字開宗明義宣告:這是一家以趨勢、經濟、商管及理財相關作品為出版重點的出版社,而多年以來,早安財經的確也將許多重要的商業著作引介到國內市場。 不過,熟悉早安財經出版品的讀者,大多也不難發現:早安財經的選書與其他商管書籍出版社相較,明顯有自己的獨門品味:易讀但立論扎實,焦點準確…

我想奪走讀者大部分的注意力,想讓他們產生同理心──專訪九月店長薛西斯

文字/薛西斯;筆訪/犁客 薛西斯推出揉合陰暗耽美與中二熱血的新作《K.I.N.G.:天災對策室》,再度展現她不受單一類型限制的書寫能力;她的寫作技巧如何養成?對類型的看法如何?以及平常選讀哪些作品?在「像吃剩餘飼料的雞」一樣到書撿字閱讀的年紀,讀了什麼? 讓我們一起一探究竟。 問: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

只要記得想陪小孩以及熱愛寫作的初衷,就會繼續寫下去──專訪管家琪

文/犁客 「我認為一個天生的作家、真正的作家,不管做什麼,遲早都會回到寫作的道路;」管家琪說,「只是大家的機緣不同。」 管家琪從小作文成績就好,和很多類似的孩子一樣懷抱著作家夢,「因為父親調職的關係,我小學唸了三個學校,很喜歡寫信給同學,不過收到的回信很少,但總之我就是愛寫嘛;」管家琪道,「那時想當…

不多方討好也不說謊,這應該就是在組織裡生存裡最重要的事──專訪島耕作

文字/島耕作;筆訪/犁客 我們認識島耕作時,他剛升上公司的課長,他是一個剛從青年時代步入前中年期、任職日本大型商社、努力工作男子的典型,得面對家庭和職場的問題,得處理感情和人際的關係。島耕作幾乎是某段時期日本上班族的代表──當然,不是每個上班族都會面對與島耕作相同的際遇,但大家都很容易在島耕作的某段…

你以為和你相距甚遠,但它每時每處都與你同在──專訪「法律白話文運動」

文/犁客 「大家加入的原因不大一樣。我是本來在網上看到他們做的東西,覺得很有意思,又是自己的學長姊;」劉珞亦說,「書磊是因為先前參加辯論賽認識貴智,伯威因為會做設計,就被拉進來做圖。」 劉珞亦是「法律白話文運動」網站成員之一,負責社群經營。2014年,因為318學運的緣故,楊貴智找來鑽研國際法的朋友…

「一路驅使我咬牙前進的不只是愛,而是勝負心。」──專訪陳夏民

文/陳夏民、 犁客 「逗點到目前為止,一直堅持不做的,除了削價競爭之外,大概就是不做我沒有興趣的書。」陳夏民說,「以後應該會更嚴格貫徹這一點。」 陳夏民成立「逗點文創結社」時,被傳統出版人視為初生之犢、充滿能量的「小金剛」;過了九年,在許多出版同業眼中他仍是年輕世代的出版代表,不過另一方面,他也已經…

喜歡學習,就會覺得投入並不辛苦──專訪11月店長神奇裘莉

文/犁客 「我從小學就一直接觸動漫、日劇、日綜;」神奇裘莉說,「每天大概花八小時看電視吧,標準電視兒童。」 忙的時候當然不成,但空下來的話就可以在三天內連看一百多集《海賊王》動畫,神奇裘莉對日本流行文化的興趣一直沒有減少,因此早早就想學日文。 「國中、高中和大學,我都上過日文課,也就是分三次學五十音…

「聽錯」也沒有關係,古典樂又不是政令宣導──專訪焦元溥

文/犁客 「我真的是,」焦元溥的表情真心不解,「很後來才發現很多人對古典樂有這樣子的刻板印象。」 寫過好幾本與古典樂相關的暢銷書、在電台主持介紹古典樂的節目、評論古典樂唱片、採訪古典樂演奏家,焦元溥很容易被想像成一個從小學習小提琴或鋼琴、閉著眼隨旋律搖頭晃腦長大的孩子,不過焦元溥自承並非如此,「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