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島耕作;筆訪/犁客 我們認識島耕作時,他剛升上公司的課長,他是一個剛從青年時代步入前中年期、任職日本大型商社、努力工作男子的典型,得面對家庭和職場的問題,得處理感情和人際的關係。島耕作幾乎是某段時期日本上班族的代表──當然,不是每個上班族都會面對與島耕作相同的際遇,但大家都很容易在島耕作的某段經歷裡找到共鳴。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犁客 「逗點到目前為止,一直堅持不做的,除了削價競爭之外,大概就是不做我沒有興趣的書。」陳夏民說,「以後應該會更嚴格貫徹這一點。」 陳夏民成立「逗點文創結社」時,被傳統出版人視為初生之犢、充滿能量的「小金剛」;過了九年,在許多出版同業眼中他仍是年輕世代的出版代表,不過另一方面,他也已經變成辦活動時會遇上有人對他說「我就是讀了你的書才決定進出版業!」的「前輩」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從小學就一直接觸動漫、日劇、日綜;」神奇裘莉說,「每天大概花八小時看電視吧,標準電視兒童。」 忙的時候當然不成,但空下來的話就可以在三天內連看一百多集《海賊王》動畫,神奇裘莉對日本流行文化的興趣一直沒有減少,因此早早就想學日文。 「國中、高中和大學,我都上過日文課,也就是分三次學五十音;」神奇裘莉說,「結果都是,你可以說『功敗垂成』吧,因為根本就沒有真的記住。」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真的是,」焦元溥的表情真心不解,「很後來才發現很多人對古典樂有這樣子的刻板印象。」 寫過好幾本與古典樂相關的暢銷書、在電台主持介紹古典樂的節目、評論古典樂唱片、採訪古典樂演奏家,焦元溥很容易被想像成一個從小學習小提琴或鋼琴、閉著眼隨旋律搖頭晃腦長大的孩子,不過焦元溥自承並非如此,「小時候是學過鋼琴,不過這和在小學吹直笛一樣,總不能因為吹過直笛就說自己懂音樂了吧?」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賽季裡頭,一週要打四到五場、一天練習,所以有六天在工作。」周思齊算著,「早上我有私人的體能訓練課程,然後吃午飯,到球場練習──如果是主場就要提早開始,然後把時間空下來給客隊練習,趁那段空檔去吃飯、開賽前會議,再來就比賽了,平日六點半開賽,假日五點零五。」 周思齊是知名職棒選手,工作行程聽起來倒有點像平凡上班族──或許,許多職業運動員在學生時期就已經在過這樣的日子。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一次,一個高中生讀者告訴我,我的『修煉』系列陪伴著她渡過那段苦澀的考試歲月,沒有我的書,她一定過不去。」陳郁如說,「她的話讓我很感動,我的小小創作原來也可以幫助別人。」 陳郁如從小就喜歡看書,「好的作品、作者,我都喜歡,理論上什麼書都看;」陳郁如說,「故事書、家裡的百科全書、爸媽的畫冊、食譜、運動健身指南等等,尤其喜歡散文、推理、武俠和奇幻小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