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歐陽靖 日文中的「裏(うら)」這個字,有「事物內側」的意思,也指「無法輕易接觸到的部分」;例如「裏Menu(うらメニュー)」指的就是餐廳沒有寫在菜單上的私房料理、「裏設定」指的是沒有在電影或漫畫作品中公開的作者隱藏設定元素。而「路地」指的是巷子,「裏路地(うらろじ)」的意思則是「後巷」。 完整文章
文/栞 ※原刊於【栞的心靈角落】,經作者同意轉載 2014年2月8日的晚上,台北飄著雨,誠品信義店齊聚一堂等著聽「不只是小說家:三國型男作家的城市故事」的讀者們。這三個型男作家分別是來自日本,著有「池袋西口公園」系列的石田衣良,來自法國,著有《明天我就不追了》、《明天我就不幹了》二書的吉爾.勒賈帝尼耶,以及台灣本土作家,化名為伍兩柒,寫出《搶神大作戰》張國立。 完整文章
文/李清志 丹下健三可說是在研究哥吉拉時,最常被拿出來討論的建築師,因為每次哥吉拉來到東京,總是會破壞東京重要的建築地標,根據哥吉拉電影的研究,電影中建築物被破壞最多的建築師,當屬丹下健三。其實並不一定是因為大恐龍哥吉拉直接去攻擊這些建築物,而是巨大哥吉拉的移動與戰鬥,多少都會破壞城市中的建築,而丹下健三的建築剛好都是東京最具指標性的地標建築。 完整文章
文/華正函、李岱樺 去年春季,李清志在進行巡迴演講時問總編曾文娟「下一本要寫什麼?」,並提出一個概念:從A到Z、地標、項目並以百科式的方式描寫東京。原本的計畫要用這個概念寫一本書,但因資料過於「豐盛」、無法割捨,使得排版完成後竟有六百頁,最後分成兩本。在東京漫遊的時候,相當容易發現一株容易看上眼的植物或乾淨的街貓,因此便用「貓」作為其中一本的封面。 完整文章
文/李清志 日本建築師通常有地域性的特色,安藤忠雄是關西人,因此所有建築設計案多在關西地區。建築史上有所謂的「東邪西毒」之說,就是講伊東豊雄的建築領域在關東,而安藤忠雄的建築領域則多在關西。 表參道既然是東京最重要的一條代表性街道,建築師若能在表參道上插旗,代表著他可以進駐到東京這塊土地。整條表參道上有三座安藤忠雄的建築設計作品,從最早的 LA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每個人的生命總會碰到大小問題、人們常會陷入困頓、摸索的沈思,但其實生活中每個生命的轉角遇到的問題,可能已經有哲學家思考、摸索過,在面臨問題時,我們是否能像哲學家一樣,追尋問題的根源然後找到解答。 完整文章
文/胡川安 日本近世飲食最大的改變就是由吃河魚轉變成海魚。 江戶時代因為近海漁業的發展,海魚成了日本料理當中的主角。 《莊子》有庖丁的故事,他在文惠君面前展現了神乎其技的解牛刀工。在日文中,「庖丁」是菜刀的意思。大廚小山裕久就指出了刀法對於廚師的重要性。從室町時代開始,「庖丁儀式」已經分為很多流派,像是四條流、大草流、進士流、生間流等。 完整文章
文/胡川安 或許是因為不喜歡太多觀光客,我去過淺草一次後,就沒有重遊的想法。觀光客不好嗎?也不是,我們都是觀光客。那排斥的是什麼呢?或許是擁擠,或許是不喜歡旅行團的那種浮光掠影,帶著觀光客到淺草寺,只為了找到一種刻意營造出來的「日本味」、一種消費的觀光。 完整文章
文╱胡川安 我喜歡吃「洋食」,這裡指的不是正宗的西洋料理,而是經過日本人改造的洋食。除了豬排飯和日式咖哩,蛋包飯也是我喜歡的「和式洋食」。而如果要在東京吃蛋包飯,資生堂的 Parlour 總是我的第一個選擇。 位在銀座七丁目的資生堂,總共有兩座大樓,分別是 Shiseido the Ginza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