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井一二三 在日本人的心目中,鯛魚擁有很特別的地位。連平常吃的零食中,都有鯛魚形狀的甜品。 日本人喜歡鯛魚,因為鯛字的日語讀音(tai)跟日語「可喜」(medetai)的後半是諧音。另外,東瀛盛產的紅皮鯛魚看起來也喜氣洋洋。於是一有喜事,餐桌上就出現有頭有尾的全鯛魚。 完整文章
在風水裡作為青龍的京都鴨川,應該是眾多情侶到京都的「必去」景點之一吧。兩人一跳一接的在鴨川三角洲上跳烏龜,在涼爽的午後來個河邊野餐,傍晚再就著黃昏落日佐一首吉他情歌,望著橙黃的天空轉成嫵媚的紫藍色。夜晚的秋風徐徐吹來時,沿著鴨川緩緩散步,「是到附近的小吃攤吃一碗熱騰騰的拉麵?還是先去澡堂將一天的疲憊洗去呢?」或許這樣邊玩耍打鬧討論著。橘紅路燈在河面上搖曳。 完整文章
文/北大路魯山人 豆腐本身好吃的話,生的豆腐只要淋上生醬油就很好吃。也不必再煮。不論是做成烤豆腐、炸豆腐,抑或飛龍頭(油豆腐球),皆好吃到讓人懷疑這真是豆腐嗎? 想吃美味的湯豆腐,首先要選擇好的豆腐,這是最重要的關鍵。就算藥味、醬油再怎麼講究,豆腐不好吃的話,根本上不了台面。 那要去哪裡找美味的豆腐呢?當然是京都。 完整文章
文/謝明玲 四年前進軍日本市場、開了十家店的春水堂,去年開始掀起風潮, 分店營業額竟能達到星巴克的兩倍。 香菜配珍奶,為何能吸引一波波的日本客人? 上午十一點,東京表參道的春水堂分店才一開門,來自仙台的高橋東子和兩個專門學校的朋友,立刻坐進店裡。來東京旅行了五次,前幾次都因人太多而放棄,今天他們算準開店前就殺來,總算一償心願,喝到珍珠奶茶。「比想像得更好喝,」高橋滿足地說。 完整文章
文/李惠貞 最近一次去東京的旅行中,參觀了非常多新潮的商場、展覽、選品店,但記憶中笑得最開懷的,卻是在「荒川遊園地」。 因而主編包包第一次提出「Slow Tokyo」的概念,我就很喜歡。刻板印象中,東京是個節奏比台北更快速的城市,每年我們一再地前往,也是因為它隨時更迭的面貌,不斷有新事物產生。”Slow” ”Tokyo”,這兩者幾乎是相抵觸的。 完整文章
經過這幾日的網路瘋轉,某校性侵事件衍生出的道歉、復學、輿論,解職的各種流動,副本已經被刷了好幾輪。我自己任職學術圈,雖不願聽「貴圈真亂」這酸訕語,但我圈派系權力結構之複雜,師友內幕黑函之疊嶂,數年間所見之怪現狀幾難勝數。一方面眼見鄉民網友幫高調的萬人響應,但另一方面圈內邪教何止某校系,五嶽劍派盟主又何止滅絕師太或岳不群而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