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根本不需要迪士尼樂園,因為早就已經有一間名為東京的樂園。」

文/伊恩.布魯瑪;譯/白舜羽、鄭明宜 一九七五年秋天初見東京時,最讓我驚訝的是這裡像極了天井棧敷的劇場布景。我以為寺山的作品無非是詩人躁動心靈中,極盡誇大的超現實幻想。當然,我沒有遇上穿著十九世紀法國服裝的腹語術師,以及一身皮衣鞭笞他的性愉虐女王。但城市風景本身仍保有一種戲劇感,甚至可以說是魔幻感。…

在日本,讓座要懂得讀空氣,穿「極度乾燥」會被笑?

文/歐陽靖 飲食禮儀 ×在一般平價餐廳要拍照通常沒問題,如果是去比較昂貴高檔的場所,想拍照前一定要先詢問服務人員,即使只是拍攝食物也要徵求同意。但無論在什麼地方都不可以使用閃光燈,也不可以拍到其他客人。 ×跟日本人聚餐時,不點飲料是不禮貌的;除非要開車或特殊原因,不然最前輩的人點酒精飲料,大家都得點…

如今日本會如此大張旗鼓過起聖誕節,一切都跟銀座有關

文/張維中 過去,每逢聖誕節或歲末年初若有來到銀座逛街時,都是已經看到裝飾好彩燈的燦亮聖誕樹。總是理所當然地以為,那些行道樹只是在十二月時掛上燈飾就完成變裝的。直到最近,我才知道銀座通上的行道樹,原來平常並沒有那麼多株。 許多的樹,是為了迎接聖誕節和新年才移植過來的。等到節慶過去以後,那些樹又會被移…

【一週E書】他早早確認:這輩子最重要的事,是要怎麼花錢

文/犁客 昭和8年,也就是1933年,他在東京出生──當時那裡叫「大日本帝國東京府」。那個年代,日本還是台灣的殖民母國,台灣仍在日治時期。他出生後,母親在坐月子時逝世;未滿周歲,他就被父親帶回台灣。 他的家族是商業世家,相當富裕──他讀的國小是「建成小學校」,當年大多是日本孩子讀的;祖父母為了讓他調…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那是另一個世界的台北,源自我們所擁有的這個

1972年8月,有一座城市發生了劇烈災變,使城市西側的數個行政區被河水淹沒,後來幾經重建,才在水上架起無數空橋,成為了一座部分位於水上,部分位於陸地的獨特都市。但在那之後,被統稱為「天災」的能量釋放異象便不時發生,隨時有可能為人們帶來各式各樣的危險。其中一起發生於數十年後的天災,甚至還在瞬間夷平當時…

一人也能開餐廳,坐下三秒菜就上桌的未來食堂

文/小林世界;譯/高彩雯 未來食堂裡,並沒有所謂「可以讓客人選擇想吃的」這種菜單。因為我們是每天只推出「每日定食單一品項」的定食店。我們不太會重覆相同的菜色,像是夏天我們會出冷製煮物,冬天會有牛筋燉蘿蔔,配合季節變化菜單和食材。 雖然也會重覆漢堡排之類的王道選項,基本上都會相隔兩至三個月,即使是同樣…

【一週E書】畢竟這人超級浪漫

文/犁客 距今六十多年前,東京池袋,有個台灣人想賣台灣小吃掙錢過活,那時距離二戰結束沒幾年,從台灣回到日本的日本人不少,想像中賣台灣小吃應該有搞頭。不過他轉念一想,二戰結束後從中國和滿州回到日本的日本人更多,要做生意,應該瞄準大目標才對。 於是,這人推翻本來想賣台灣炒米粉的想法,改賣水餃和大滷麵;這…

叫好叫座的一人餐廳秘訣:不勉強自己、五倍準則很實用

文/小林世界;譯/高彩雯 「客人就應該享受客戶至上的服務」,如果覺得這件事理所當然的話,就不會想出像打工換膳那樣「有時候是客人,有時候是店員」的立場轉換了吧。不過,一餐分的金額(餐飲業一般來說成本為售價的三成,所以大概不到三百日圓)就可以得到五十分鐘的幫忙,是很有效率的做法。 就算你勉強自己也沒人會…

【陳夏民用功讀世界】我們都是寂寞的怪人——讀《我想為你推薦一本書:沒錯,這就是我最喜歡做的事》

閱讀東京日比谷HMV&BOOKS HIBIYA COTTAGE書店店長,花田菜菜子的《我想為你推薦一本書:沒錯,這就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時,我想起了周處除三害的故事: 名喚周處的少年,是村裡的惡霸,讓人頭痛。某日,聽聞南山白額虎、長橋大蛟與自己是林里三害,於是自告奮勇去除掉他們(他要如何殺自己…

張愛玲總寫幻滅,向田邦子筆下連一開始的希望都沒有

文/蔣方舟 今天去看了神樂阪新潮社一百二十週年展覽,主要展覽的是作家的照片。 新潮社是迄今為止日本文學界眾多作品的主要出版來源,為了迎接創立一百二十週年,它在保管的十五萬張照片中,選擇了五十位作家的照片舉辦展覽。 說是展覽,但其實簡陋得只有一面牆──但是作家的形態生動又有生活感,不同於平常展現作家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