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8月,有一座城市發生了劇烈災變,使城市西側的數個行政區被河水淹沒,後來幾經重建,才在水上架起無數空橋,成為了一座部分位於水上,部分位於陸地的獨特都市。但在那之後,被統稱為「天災」的能量釋放異象便不時發生,隨時有可能為人們帶來各式各樣的危險。其中一起發生於數十年後的天災,甚至還在瞬間夷平當時最為繁華的空橋特區,造成數以萬計的死傷。 那個特區名喚信義,至於城市之名,則是台北。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距今六十多年前,東京池袋,有個台灣人想賣台灣小吃掙錢過活,那時距離二戰結束沒幾年,從台灣回到日本的日本人不少,想像中賣台灣小吃應該有搞頭。不過他轉念一想,二戰結束後從中國和滿州回到日本的日本人更多,要做生意,應該瞄準大目標才對。 完整文章
文/小林世界;譯/高彩雯 「客人就應該享受客戶至上的服務」,如果覺得這件事理所當然的話,就不會想出像打工換膳那樣「有時候是客人,有時候是店員」的立場轉換了吧。不過,一餐分的金額(餐飲業一般來說成本為售價的三成,所以大概不到三百日圓)就可以得到五十分鐘的幫忙,是很有效率的做法。 就算你勉強自己也沒人會開心 完整文章
文/小林世界;譯/高彩雯 未來食堂裡,並沒有所謂「可以讓客人選擇想吃的」這種菜單。因為我們是每天只推出「每日定食單一品項」的定食店。我們不太會重覆相同的菜色,像是夏天我們會出冷製煮物,冬天會有牛筋燉蘿蔔,配合季節變化菜單和食材。 完整文章
文/蔣方舟 今天去看了神樂阪新潮社一百二十週年展覽,主要展覽的是作家的照片。 新潮社是迄今為止日本文學界眾多作品的主要出版來源,為了迎接創立一百二十週年,它在保管的十五萬張照片中,選擇了五十位作家的照片舉辦展覽。 說是展覽,但其實簡陋得只有一面牆──但是作家的形態生動又有生活感,不同於平常展現作家深沉的沙龍照,所以我倒看了很久。 完整文章
文/歐陽靖 日文中的「裏(うら)」這個字,有「事物內側」的意思,也指「無法輕易接觸到的部分」;例如「裏Menu(うらメニュー)」指的就是餐廳沒有寫在菜單上的私房料理、「裏設定」指的是沒有在電影或漫畫作品中公開的作者隱藏設定元素。而「路地」指的是巷子,「裏路地(うらろじ)」的意思則是「後巷」。 完整文章
文/栞 ※原刊於【栞的心靈角落】,經作者同意轉載 2014年2月8日的晚上,台北飄著雨,誠品信義店齊聚一堂等著聽「不只是小說家:三國型男作家的城市故事」的讀者們。這三個型男作家分別是來自日本,著有「池袋西口公園」系列的石田衣良,來自法國,著有《明天我就不追了》、《明天我就不幹了》二書的吉爾.勒賈帝尼耶,以及台灣本土作家,化名為伍兩柒,寫出《搶神大作戰》張國立。 完整文章
文/李清志 丹下健三可說是在研究哥吉拉時,最常被拿出來討論的建築師,因為每次哥吉拉來到東京,總是會破壞東京重要的建築地標,根據哥吉拉電影的研究,電影中建築物被破壞最多的建築師,當屬丹下健三。其實並不一定是因為大恐龍哥吉拉直接去攻擊這些建築物,而是巨大哥吉拉的移動與戰鬥,多少都會破壞城市中的建築,而丹下健三的建築剛好都是東京最具指標性的地標建築。 完整文章
文/華正函、李岱樺 去年春季,李清志在進行巡迴演講時問總編曾文娟「下一本要寫什麼?」,並提出一個概念:從A到Z、地標、項目並以百科式的方式描寫東京。原本的計畫要用這個概念寫一本書,但因資料過於「豐盛」、無法割捨,使得排版完成後竟有六百頁,最後分成兩本。在東京漫遊的時候,相當容易發現一株容易看上眼的植物或乾淨的街貓,因此便用「貓」作為其中一本的封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