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川安 日本近世飲食最大的改變就是由吃河魚轉變成海魚。 江戶時代因為近海漁業的發展,海魚成了日本料理當中的主角。 《莊子》有庖丁的故事,他在文惠君面前展現了神乎其技的解牛刀工。在日文中,「庖丁」是菜刀的意思。大廚小山裕久就指出了刀法對於廚師的重要性。從室町時代開始,「庖丁儀式」已經分為很多流派,像是四條流、大草流、進士流、生間流等。 完整文章
文/胡川安 或許是因為不喜歡太多觀光客,我去過淺草一次後,就沒有重遊的想法。觀光客不好嗎?也不是,我們都是觀光客。那排斥的是什麼呢?或許是擁擠,或許是不喜歡旅行團的那種浮光掠影,帶著觀光客到淺草寺,只為了找到一種刻意營造出來的「日本味」、一種消費的觀光。 完整文章
文╱胡川安 我喜歡吃「洋食」,這裡指的不是正宗的西洋料理,而是經過日本人改造的洋食。除了豬排飯和日式咖哩,蛋包飯也是我喜歡的「和式洋食」。而如果要在東京吃蛋包飯,資生堂的 Parlour 總是我的第一個選擇。 位在銀座七丁目的資生堂,總共有兩座大樓,分別是 Shiseido the Ginza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在日本人的心目中,鯛魚擁有很特別的地位。連平常吃的零食中,都有鯛魚形狀的甜品。 日本人喜歡鯛魚,因為鯛字的日語讀音(tai)跟日語「可喜」(medetai)的後半是諧音。另外,東瀛盛產的紅皮鯛魚看起來也喜氣洋洋。於是一有喜事,餐桌上就出現有頭有尾的全鯛魚。 完整文章
在風水裡作為青龍的京都鴨川,應該是眾多情侶到京都的「必去」景點之一吧。兩人一跳一接的在鴨川三角洲上跳烏龜,在涼爽的午後來個河邊野餐,傍晚再就著黃昏落日佐一首吉他情歌,望著橙黃的天空轉成嫵媚的紫藍色。夜晚的秋風徐徐吹來時,沿著鴨川緩緩散步,「是到附近的小吃攤吃一碗熱騰騰的拉麵?還是先去澡堂將一天的疲憊洗去呢?」或許這樣邊玩耍打鬧討論著。橘紅路燈在河面上搖曳。 完整文章
文/北大路魯山人 豆腐本身好吃的話,生的豆腐只要淋上生醬油就很好吃。也不必再煮。不論是做成烤豆腐、炸豆腐,抑或飛龍頭(油豆腐球),皆好吃到讓人懷疑這真是豆腐嗎? 想吃美味的湯豆腐,首先要選擇好的豆腐,這是最重要的關鍵。就算藥味、醬油再怎麼講究,豆腐不好吃的話,根本上不了台面。 那要去哪裡找美味的豆腐呢?當然是京都。 完整文章
文/謝明玲 四年前進軍日本市場、開了十家店的春水堂,去年開始掀起風潮, 分店營業額竟能達到星巴克的兩倍。 香菜配珍奶,為何能吸引一波波的日本客人? 上午十一點,東京表參道的春水堂分店才一開門,來自仙台的高橋東子和兩個專門學校的朋友,立刻坐進店裡。來東京旅行了五次,前幾次都因人太多而放棄,今天他們算準開店前就殺來,總算一償心願,喝到珍珠奶茶。「比想像得更好喝,」高橋滿足地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