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做為一個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成長並活躍在英國知識份子及文壇圈中的女性而言,吳爾芙天生敏感的個性、父母婚姻的暗影、接二連三的親人亡故、精神狀態的不穩定,以及在寫作事業上追求突破的重大壓力,都使得她活得太過辛苦。 完整文章
文/大衛.華勒斯—威爾斯;譯/張靖之 實際情況比你以為的還要糟,而且糟很多。 有人主張氣候變遷是個緩慢的過程,這是個美麗的謊言!就和氣候變遷不存在的論調一樣害人不淺,因為這個主張還造成了幾種錯覺,讓我們以為可以安心。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就是那個應該要到街上告訴一棵樹或者一顆石頭我的死訊的人。可是我沒辦法這麼做。」 「當我嚥下最後一口氣時,艾涅爾已經沒有人能幫我擺脫死亡,我將會是唯一一個,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知道這個消息的人。」 「此刻,她坐在爐火邊的扶手椅上,一如以往,動也不動,安安靜靜,似乎是來告訴我真正死去的不是她,而是時間。」 完整文章
文/邁克‧赫布;譯/林宜萱 當我詢問作家提姆.費里斯他摯愛的逝者的食譜時,他傳來一份簡單的睡前飲品—蘋果醋,蜂蜜,熱水—這是他固定會準備的。每當熱氣中的酸甜味突然襲向鼻子時,他就會想到他的一位導師:塞斯.羅伯茲博士,接著眼皮會開始變得沉重。費里斯可能是我們這個時代最著名的自我實驗者,是生物駭客運動(Biohacking)和個人最佳化(Personal 完整文章
文/林玫伶 這是一本描寫死後世界的故事,雖說「未知生,焉知死」,但人們對於死亡在畏懼之外仍充滿好奇,世界各地文化有種種傳說,不論死後來的是牛頭馬面還是慈愛的神明,通往彼岸的是奈何橋還是幽暗的隧道……,都代表我們對另一個未知世界的無限想像。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唐娜.塔特1992年出版她第一本長篇小說《祕史》,一鳴驚人。 如果你看過這本書的外觀,會覺得它有點厚──原文書的頁數是五百四十四頁;讀起來倒不像看上去那樣沉重,情節敘事很流暢,角色描寫很細膩,主要劇情發生在大學校園裡一小群又是菁英又是密友的學生小圈圈當中,是個帶有懸疑推理味道的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