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璿圭;譯/馮燕珠 多數自殺者遺族對於故人自行結束生命、做出極端選擇的事實,通常都不願意說出口。如果可以隱藏,多數人希望永遠都不要被別人知道。 還記得以前來諮詢的遺族說過:「為什麼要在外面上吊自殺?搞得左鄰右舍人盡皆知,真是太過分了。」也有人說:「要是他是出車禍意外離開的就好了,那樣我就可以實話實說了,只要說出來就可以得到安慰,不是嗎?」 完整文章
文/塔拉拉 我們是怎麼看待死亡的?當我們離開世上前的那一瞬間,我們應該在想什麼呢?是後悔,是解脫,還是錯愕?世上有什麼是我們需要留戀的?《離開後留下的東西》的作者是韓國的遺物整理師,在幫人清掃與整理亡者所遺留的物品的過程中,碰到的一段段離開後的風景,悟出的人生百態。 完整文章
文/賴俊佑 「空著手,猶如你來的時候。緊皺的額頭,終於再沒有苦痛。走得太累了,眼皮難免會沉重,你沒錯,是應該回家坐坐」──蕭煌奇〈末班車〉 今天的病人是一位十五歲的弟弟。前幾天,因為突如其來的頭痛、嘔吐、癲癇,從外院急診診斷 brain AVM rupture(腦部動靜脈畸形瘤破裂)送到我們醫院搶救。電腦斷層呈現大面積的腦出血,弟弟也從此沒再醒過來。 等了幾天,腦內的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地鐵站》是個描寫人生困境的故事。直白一點,講的是人生的「麻煩」。 人生是麻煩的集合,解決麻煩是繼續「生存」的基本條件,倘若要把「生存」進階為「生活」,得面對的麻煩就更複雜──《地鐵站》裡的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麻煩,主要角色遇上的麻煩還不止一樁,屬於「生活」的麻煩在不同性別不同年紀不同社經階級都會遇上。 完整文章
文/文薇 要寫下對於村上春樹這本經典小說的感想實在有些困難,提起筆困難,拿起書也很困難。反反覆覆練習了幾遍,總算找出最適合的輸出方式,完整地評價這本書。 有人說《挪威的森林》在講的是青春時期的愛情故事,兩個個性截然不同的女性,和一個不斷探詢自我的男性,他們三個共同交織出的戀愛關係。也有人說《挪威的森林》是紀錄著每個人青澀的學生時代,笨拙地學著怎麼感受愛和接受愛。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鼠疫》是卡繆文學創作第二階段系列主題「反抗」的首部作品,在二戰後,婚姻家庭責任重壓與創作自由空間深受束縛的情況下終於寫就的這部代表作,深具意義。 卡繆完成書稿後曾一度考慮,書名要叫做「鼠疫」、「恐懼」,還是「集權主義」,由此可知,「鼠疫」所指不是特定、單一的傳染病,而是涵蓋一切的「惡」。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做為一個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成長並活躍在英國知識份子及文壇圈中的女性而言,吳爾芙天生敏感的個性、父母婚姻的暗影、接二連三的親人亡故、精神狀態的不穩定,以及在寫作事業上追求突破的重大壓力,都使得她活得太過辛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