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路邊攤 電影現在已經演到了最後一幕。 在前面兩個小時的劇情中,無惡不作、毫無人性的大反派,現在正跟主角展開最後大決戰。 雖然是最新的電影,但是最後的劇情卻很俗套,在大決戰開始前,正反雙方都把武器丟在地上,赤手空拳的開始決鬥,這好像是從八○年代開始就一直延續至今的傳統情節,好像少了這種橋段,就不能稱之為動作電影了。 完整文章
文 / ROY LUO 一位年輕的警察於執勤中被殺身亡,全國一片譁然,不意外地,殺警唯一死刑再度被提出,如同之前也有過的:虐殺孩童唯一死刑、酒駕唯一死刑…如出一轍。 人有多少創意,就有多少種致人於死的方式。生活環境的變遷、社會成就的懸殊、各種壓力的毫無出口…導致兇案越來越殘暴,越來越令人髮指,還記得2018年夏天的一連串驚悚兇案? 完整文章
文/陳泓名原載於【Mediumedium】,經同意轉載 然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一無所有。 這個是一個十分優秀的作品,透析了獄中內容、角度以及不一樣的想像。 從被判刑的那一刻開始,作者蜜雪兒的工作便開始了。做為一位在德州的監獄記者,在書中最訝異的事情其實是來自於,她並非一位特定支持、反對死刑的記者。這個與我長年帶高中生學習辯論的過程,竟某種相似的呼應。 完整文章
文 / 班傑明(Benjamin Shafon) 希臘神話中,厄瑞玻斯和尼克斯有一位孩子,稱呼為冥河擺渡者卡戎 (Charon)。冥界外,有好幾條湍急的河流,其中一條叫做阿克倫河 (Acheron),卡戎就在這條河上做擺渡人,如果經過這裡的死者不給卡戎擺渡錢的話,他就會冷酷的把死者的靈魂扔進冥河之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您的故事裡提到律師想要解除與當事人的委任關係,但法官不准;」邱顯智問,「法官可以這麼做嗎?」 邱顯智是國內知名人權律師,他說自己會成為走上這條路,是因為讀了張娟芬的《無彩青春》,「這本書寫蘇建和案,提到羅秉成律師,我讀的時候真的覺得,哇,我好仰慕這樣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