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鴻鴻 〈母語課〉 媽我聽不懂你說的話 挨打的時候叫聲倒是和我一樣 沒有一堂課教你的語言沒有童話發生在你的家鄉 禮拜天也不准放假爸爸說你又不是佣人 我恨你讓我的國語和母語都比人家差 我在你的異鄉長大也成了你的異鄉人 可是我偷偷愛聽你唱的搖籃曲那裡面有水光,有市場,有奔跑濺起的泥漿 有鄰家男孩的眼睛還有天堂 2006 ※ 本文摘自《土製炸彈》,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從小學就一直接觸動漫、日劇、日綜;」神奇裘莉說,「每天大概花八小時看電視吧,標準電視兒童。」 忙的時候當然不成,但空下來的話就可以在三天內連看一百多集《海賊王》動畫,神奇裘莉對日本流行文化的興趣一直沒有減少,因此早早就想學日文。 「國中、高中和大學,我都上過日文課,也就是分三次學五十音;」神奇裘莉說,「結果都是,你可以說『功敗垂成』吧,因為根本就沒有真的記住。」 完整文章
文/張主羚 「作為一個國際學生,再怎樣苦練英文,永遠有一種『我的英文永遠沒辦法像母語人士一樣好』的焦慮,這種語言焦慮雖然不見得真實,卻會間接顯現在學術和生活的所有面向上,使自己總有一種知識能力低人一等、表達能力低人一等、閱讀速度低人一等、學習速度低人一等、寫作能力低人一等、研究能力低人一等……的感覺——即使現實不見得如此。」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我的母語是日語。我對它感情複雜,正如對母國,正如對母親。幸虧,中文和英文幫我逃出了日語的桎梏。 世上有很多人曾被剝奪過母語,那肯定是特別痛苦的經驗。他們對於母語曾被剝奪,因而加倍愛惜。他們的苦難和我的桎梏,其實來自同一個源頭:在百獸之中,只有人類擁有語言,而只要是人類,都有能力學習語言。因此,語言才會成為統治者的工具,在帝國之內,在家庭之內。 完整文章
文/冨永圭太 這樣利用本書,讓你聽得懂和會說生活日語 學習語言的目的,就是要讓使用該語言為母語的人,聽得懂你說的話。然而,台灣的日文學習者所使用的教材,大部分的句型都是以ます、です等正式場合的用法為主。因此,導致不少學習者在與日本人溝通,或是看日劇、日本原文漫畫和小說時,常常會有腦袋一時轉不過來,得想一下才會知道,喔∼那句話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完整文章
文/劉威良 德語,很難嗎?(Ist Deutsch schwer?) 看看標題文字字面上的比較,哪個難?中文的比畫難,而德語則像豆芽菜一樣,要一個老外來看,他一定會說中文難;對不習慣豆芽菜的中文人士來說,一定覺得母語親切簡易。這是一定的道理,難不難都是相對的,只是看人學不學而已。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