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江戶川亂步;譯/陳冠貴 ※本文涉及數本推理作品劇情 偵探小說本來的目的,就在於運用邏輯解開複雜謎題的樂趣,作者幾乎不會從正面描寫罪犯的心理。「犯人的意外性」簡直等同一個滿足條件,因此犯人直到小說最後都不會露出真面目。也就是,作者沒有進一步細描寫犯人的心理或性格,一旦犯人暴露了,偵探小說就結束了,這是偵探小說一般的形式。換句話說, 完整文章
文/江戶川亂步;譯/陳冠貴 ※本文涉及數本推理作品詭計 自從偵探小說這種小說形式發明後,才過了僅僅一百一十年,這段期間世界各國的偵探作家競相發表謎題詭計的創意,把人能夠想出的詭計幾乎蒐羅殆盡, 已經沒有任何開發完全嶄新詭計的空間。 我在戰後閱讀了相當大量的英美偵探小說, 一邊讀一邊做謎題詭計的筆記,共蒐集了八百餘種不同的詭計,在昭和二十八(一九五三)年秋季的《寶石》 雜誌撰寫成〈 完整文章
本文原載於【ReadIt 悅閱】,經作者同意轉載文/陳浩基 我喜歡閱讀,但我讀得很慢。我十分羨慕一些台灣朋友,他們看書的速度相當驚人,一晚可以完讀兩本兩百多三百頁的小說──他們不是用某些「水過鴨背」的方式閱讀,而是真真正正仔細看過每一句句子、充分理解內容和細節的。相比之下,我要一整天坐下來什麼都不幹才能看完一本兩百來頁的小說,實在有夠慢。 完整文章
不在場證明、暗號、做案手法、交易。一個神祕的黑暗組織。 唯一看透了真相的,是一個外表看似小孩,智慧卻過於常人的名偵探柯南! ──《名偵探柯南》動畫開場白 談起「推理閱讀啟蒙書」,名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與怪盜亞森‧羅蘋(Arsène Lupin)的兒童改寫版故事,應是多數人共同的答案。 完整文章
現場口譯/張東君 整理/林宣瑋、何宛芳 趁著噶瑪蘭‧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頒獎的機會,日前島田莊司特別來臺與讀者進行面對面互動,並針對各大大學推理社團及推理作家、評論家的提問,進行完整的解答,以下是當日十題問答的完整記錄: 1. 對於自己的所有作品,最喜歡或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部?(提問者:中國醫藥大學推研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