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水野學;譯/葉韋利 客觀知識的多寡,決定了品味的好壞 品味是建立在知識之上,這個觀念我應該已經傳達得很清楚了。 不過我想再說明一點,我並不是指任何知識都一定是好的。 舉個簡單的例子,想想流行時尚。 假設有位A君,從學生時代起,「總是穿著看起來很普通的針織衫,卻令人覺得既時尚又有品味」。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某個晚上喝酒的時候突然想重讀一本書,一本情節有趣、塞了一大堆八零年代各種流行典故的小說,然後記起這書塞在故鄉老家的書櫃裡,然後想到這書的續集前陣子出版繁體譯本而且兩集都有電子書,然後買了馬上讀──結果不只重讀這本書,連續集都一起讀完了。 恩斯特.克萊恩(Ernest Cline)的《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完整文章
「每個閱讀都有個自己」,閱讀不應跟著名人、名著走,更不應跟著流行話題走;深刻的閱讀,必然要扎根於自我內在的需求。 從這個角度看,所有的閱讀都應該是為自己而讀,這殆無疑義,但問題是:「什麼是自己」? 的確,生命是一條川流不息的長河,「自己是誰?」彷若無可捉摸的天問。 但從閱讀的角度觀察,閱讀不止繪示著我們走過的生命軌跡、標定了此刻生命的位置,其實也已隱約指引著生命可能的下一步走向。 完整文章
文/劉育志 「嘿!這算什麼啊!」胡醫師義憤填膺地說:「那是復健科的病人,我是去幫忙的『路人』,怎麼會把我當成了兇手?」 醫院秘書委婉地講:「胡醫師不只有你被告,那位病患的主治醫師、住院醫師、整個急救小組、和所有曾經出手協助急救的醫生護士都被告進去了。」 「啥?還能這樣搞?」 「嗯,這種訴訟策略就是把整本病歷上所有出現過的名字統統一起告,反正告一個、告兩個、告十個都是一樣免費不用錢。」 完整文章
告別純真年代,歡迎來到惡女當道的年代! 看流行電影中的惡女們,如何發揮陰性力量,挑戰傳統社會價值,突破父權社會的框架。 《BJ單身日記》不只是布莉姬的求愛小劇場,更是女性主義與後女性主義游移協商出的典型代表? 《慾望城市》挑戰異性戀主流的性愛冒險與姊妹情誼,與暗藏的酷兒文化相濡以沫,宛如一座都會情慾博物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