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陸穎魚 月亮節快樂。 ──給L 喜歡地球只有一個月亮 讓愛的距離/濃縮成一句美麗晚安。 你把電話跌進河裡 翻譯一種〔詞不達意〕的空氣 內在 有一直累贅的舞蹈 起了灰色毛球的過去 每當趕上沉重的飛機 無聊的自由便開始跳痛 而時間分成兩份思念 一份太嘈/一份太靜 有時候你會寄來信 中間隔了 另一片天空 有時候你會傳來歌 翻過牆 讓我聽台北的風和耳語 然而生活始終傾向軟弱 完整文章
文╱根本裕幸;譯╱葉廷昭 太溫柔也是一件很累的事 過於敏感的人也可以說是「太溫柔的人」。溫柔,當然是一項優點,但是有不少人過於溫柔,拒絕不了別人的要求,弄得自己身心俱疲。 現在的你已經提高自我肯定感,懂得以自我本位的方式,掌握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了。 你正處在一個學習活用敏感的過程中,這時你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誤用溫柔,你要以自己為主,勇於拒絕對方。接下來,我將介紹這種思維。 完整文章
文╱羽茜 總是要經歷過一些事情才懂,懂自己當時其實不懂的事,甚至很多事情現在也不懂,我開始明白,沒有經歷過的都是想像。 二十幾歲的時候,有幾個三十幾歲的朋友,那時我們聊天,我都用一種「我想我懂」的方式回應。不管是育兒教養、婆媳婚姻、職場家庭,每一件事我都有自己的看法,而我也覺得,發表自己的看法是最有幫助的。 完整文章
文/楚影 〈你總是無可避免〉 不得不以誠實的口吻 向尋常的風景追問 該如何辨認你呢 那些可能被我擁抱的 充滿猶豫的意象 如月色過時的海洋 整個季節的落葉都伴隨著 試探的足跡往昨日走去了 憑藉適合的回答 你的輪廓會更清楚嗎 或者在隱喻的糾纏下 你始終是我無法臨摹的筆畫 掌控不了的夢境依舊 習慣於一種溫柔 你總是無可避免 成為我的想念 像一個星宿在晨間 祕密地收好完整的夜晚 ※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在大家看這本書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說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有關吃藥。 我第一次吃身心科的藥物是大學的時候,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吃。後來我描述這件事情幾乎都是這樣說的,「我不吃藥是因為那會讓我感到一切都失控著,即使看起來是好的,我在藥物有效的時候不會傷心了,也不會再做出很多傷害自己的事情了,但這件事情是這樣的──那是那些藥物跟我交換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