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靜宜 來訪的媒體希望我提供一份閱讀書單,作為讀者進一步瞭解登輝先生的參考。這看似平凡無奇的任務,卻讓我傷神至極。 這麼多年來,每有朋友問起,我印象裡的登輝先生是什麼樣的人,這個問題固然沒有簡單的答案,但我本能的回答必然是:「他是個真正愛讀書的人。」 完整文章
《星期五的書店》是足以吸引愛書人閱讀之書,因為設定的書店太過迷人,迷人之處並非美美的裝潢或濃濃的藝文氣息,也不是選書精準獨特,(「很普通的書店,毫無特別之處。」主述者倉井史彌初見書店時如此說。)而是地點與形態太特殊了。 書店位於火車站月台的天橋下,再加上這個傳說,在網路上流傳:「聽說去北關某間小車站的書店,就能找到想看的書。」更增添書店的神秘與神奇色彩。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刊於【Medium】,經作者授權轉載 ※本文涉及小說《海柏利昂》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前陣子某回餐聚席間聊到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小說《海柏利昂》(Hyperion),朋友問,「裡頭你最喜歡哪個故事?」俺想了想,實在說不大上來,只好回說,「其實都喜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