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涵榆(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 在眾多「後─」的宣告(後現代、後政治、後自然、後真相、後民主⋯⋯)之中,在人們普遍不再相信結構性的政治與社會改造,在一片政治憂鬱、冷感或「芒果乾」的氛圍之中,我們還有必要、還可能談論或想像烏托邦嗎? 完整文章
文/Waiting; 原刊登於上報,經作者同意轉載 「反烏托邦」一直都是相當受到歡迎的創作題材,許多小說作者藉此以故事向讀者發出各種與政治、環境、經濟、宗教、科學等事物有關的呼籲,展現出他們對未來的憂心,又或者是對於人性的見解。像是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與雷.布萊伯利的《華氏451度》等書,均是相當知名的例子。 完整文章
「三」是宇宙的神祕數字。老子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易經中有太極、兩儀、三才之說!近代西洋哲學家尼采亦有精神三變之說,認為人的精神意志應該完成三種蛻變;必須從馴服、勞役的駱駝轉變成勇猛的獅子;再從勇猛的獅子,轉變成天真無邪的嬰兒!雖然,尼采的視域,難免充滿著烏托邦的想像!然而,他對未來超人出現的期許,卻隱約透露著渴望未來彌賽亞救贖世界的精神! 完整文章
文/Otter4018 三口竹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看完了《30街的兩匹斑馬》,是真人真事加上一部分虛擬故事,書很薄,大概花一個小時就能看完,故事也很簡單:加薩走廊有一座動物園,因為戰火,動物園裡的兩匹斑馬餓死了,於是園長找來兩匹驢子,染色偽裝成斑馬,而園長的這個舉動,意外地改變了一些人的人生。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1894/07/26-1963/11/22 赫胥黎的祖父是有名的生物學家,極力擁護演化論──這個現今已被大多數人接受的概念,當年仍算是叛道離經的新主張。承襲祖父,赫胥黎的父親擁有實驗室,兩名兄弟也都成為生物學家,只有赫胥黎看起來走岔了,進入哲學和文學的世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