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所謂的愛就是去擁抱痛苦——專訪《地球盡頭的溫室》、《行星語書店》作者金草葉

文字/金草葉;譯/漫遊者文化;筆訪/愛麗絲 韓國新世代小說家金草葉曾以《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七篇短篇小說,在架空宇宙裡探討人性幽微,差異與孤獨或許在所難免,但相互理解的溫度永遠暖人心房。如今,金草葉出版第一部長篇小說《地球盡頭的溫室》,故事橫跨六十多年,當地球爆發落塵災難,人心彷彿也染上瘟疫,究…

大疫之年,我們結婚了

文/ 洪愛珠 二○二○大疫之年,終於到底。 台灣與疫情擦邊而過,如乘高速列車,車廂內過著正常生活,窗外景色崩塌,人事消亡。明明遍地煙硝,隔著玻璃竟無聲響。旁觀他人之痛苦,心生陰涼,僥倖而恐怖。 我倆偏偏選在今年結婚。 瘟疫之年辦喜事,惆悵歡欣交織。我們在台北,無求婚,無蜜月,倒是一切不缺。因台北的平…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從一本書變成全宇宙大計劃

因為聽說喜歡的作家有一本國內沒出譯本的作品,所以乾脆自己找譯者翻譯、然後出版。 然後發現作家的思考脈絡其實不能單從別人出過的那幾本經典就看得完整,所以不如自己把他的書出得完整一點吧。然後發現有學者做了有趣的考據工作,把作家怎麼創作經典的背後故事寫成有趣的紀錄,也該出版;然後想到既然是這樣,那別人出過…

【經典也青春】對抗鼠疫唯一的方法就是正直——陳慧談卡繆的《鼠疫》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鼠疫》是卡繆文學創作第二階段系列主題「反抗」的首部作品,在二戰後,婚姻家庭責任重壓與創作自由空間深受束縛的情況下終於寫就的這部代表作,深具意義。 卡繆完成書稿後曾一度考慮,書名要叫做「鼠疫」、「恐懼」,還是「集權主義」,由此可知,「鼠疫」所指不是特定、…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真正恐怖的是⋯⋯

可怕的傳染病肆虐,有群人躲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夜夜笙歌,直到有一天⋯⋯這不是Covid-19籠罩全球時的現實,而是一個短篇故事,奇妙的是,它不僅與現實相互呼應,甚至還連結到一百多年前的另一篇恐怖故事,在那篇故事裡,一樣有可怕的傳染病肆虐,有群人躲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夜夜笙歌,直到有一天他們搞起化妝舞會的時候…

卡繆毫無疑問站在革命者這邊,要我們直視「正義之難」

文/朱宥勳 「這是寫《異鄉人》的卡繆?真的假的?」 我讀卡繆《正義者》的過程裡,腦中不斷閃現這句話。說來慚愧,我和大多數台灣的文學讀者一樣,一向習慣文學的「三大文類」是小說、散文、詩,而對西方文學極為重視的「劇本」這一文類極為陌生。因此,即使卡繆在台灣已經是耳熟能詳的作家,我也只讀過他的小說,而不及…

當占星學成主流,醫學院教授認為,瘟疫源頭是行星運行

文/伊恩.莫蒂默;譯/廖彥博 如果你在一三○○年時被發現昏倒在地,沒有人會測量你的脈搏,以確定你是否還活著;相反的,他們會拿一隻裝滿水的大碗公,擺在你的胸口,觀察你是否還有呼吸。[1]中古時代的生活環境或許很不健康,但是這時代的某些醫藥觀念卻更加不健康。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看出中古時期的所謂醫學,其…

當未知疾病來襲:新冠病毒之後,下一個流行病來自氣候變遷?

文/大衛.華勒斯—威爾斯;譯/張靖之 岩層是地球歷史的紀錄,以百萬年計的地質年代,被時間的力量壓縮成僅僅幾公分的地層,有些甚至不到一公分。冰也有同樣作用,像一本記錄氣候的帳本,更是凍結的歷史,某些部分解凍後甚至有可能甦醒過來。 北極冰層裡凍結的,有幾百萬年前曾在空氣傳播的疾病,也有人類出現以前曾在地…

擁有古老血統的蝙蝠,何以成為新興病毒帶原之王?

文/大衛.逵曼;譯/蔡承志 或許是沒有什麼好答案,不過已經有人努力投入,想找出解答。我向世界各地的新興疾病專家提出了相同問題──為什麼是蝙蝠?其中一位是著名的病毒學家查爾斯.卡利什(Charles H. Calisher),他最近才從科羅拉多州立大學(Colorado State Universit…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與盛世夢同時的大瘟疫

最近中國武漢爆發疫情,加上網路資訊快速洗板,我們好像又陷入多年前那場大瘟疫與大恐慌之中。本蛇回想SARS蔓延那年,恰巧自己那一屆的畢業典禮。同學們穿著畢業袍從禮堂移師到室外開放空間,戴著口罩拍下畢業照。那當真也算我們這個太平盛世小確幸時代裡,見證災難正在進行的一幕。 不過說起古文與歷史,其間貌似有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