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宥勳 「這是寫《異鄉人》的卡繆?真的假的?」 我讀卡繆《正義者》的過程裡,腦中不斷閃現這句話。說來慚愧,我和大多數台灣的文學讀者一樣,一向習慣文學的「三大文類」是小說、散文、詩,而對西方文學極為重視的「劇本」這一文類極為陌生。因此,即使卡繆在台灣已經是耳熟能詳的作家,我也只讀過他的小說,而不及於他同樣頗負盛名的劇本。 完整文章
文/伊恩.莫蒂默;譯/廖彥博 如果你在一三○○年時被發現昏倒在地,沒有人會測量你的脈搏,以確定你是否還活著;相反的,他們會拿一隻裝滿水的大碗公,擺在你的胸口,觀察你是否還有呼吸。[1]中古時代的生活環境或許很不健康,但是這時代的某些醫藥觀念卻更加不健康。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看出中古時期的所謂醫學,其實是混合神祕儀式、宗教崇拜、家庭創意,和一場人體畸形表演之下的怪誕產物。 完整文章
文/大衛.華勒斯—威爾斯;譯/張靖之 岩層是地球歷史的紀錄,以百萬年計的地質年代,被時間的力量壓縮成僅僅幾公分的地層,有些甚至不到一公分。冰也有同樣作用,像一本記錄氣候的帳本,更是凍結的歷史,某些部分解凍後甚至有可能甦醒過來。 完整文章
文/大衛.逵曼;譯/蔡承志 或許是沒有什麼好答案,不過已經有人努力投入,想找出解答。我向世界各地的新興疾病專家提出了相同問題──為什麼是蝙蝠?其中一位是著名的病毒學家查爾斯.卡利什(Charles H. Calisher),他最近才從科羅拉多州立大學(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微生物學教授一職退休下來。 卡利什喬出身治城大學醫學院(Georgetown 完整文章
最近中國武漢爆發疫情,加上網路資訊快速洗板,我們好像又陷入多年前那場大瘟疫與大恐慌之中。本蛇回想SARS蔓延那年,恰巧自己那一屆的畢業典禮。同學們穿著畢業袍從禮堂移師到室外開放空間,戴著口罩拍下畢業照。那當真也算我們這個太平盛世小確幸時代裡,見證災難正在進行的一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972年,美國演化生物學家賈德.戴蒙在新幾內亞從事鳥類演化研究田野調查時,與當地的政治領袖亞力有過一番談話。 其時亞力問了一個問題: 在過去幾萬年中,他的祖先是怎麼在新幾內亞落地生根的?另外,近兩百年來,歐洲白人是怎樣使得新幾內亞淪為他們的殖民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