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春節,畫家張大千籌設家宴,準備親自下廚,邀請張學良夫婦吃飯。為此,張大千寫下菜單。然而好事多磨,這場飯局從大年初一直拖到十六。 為什麼拖延?張學良長期被軟禁監控,而彼時中共推動改革,加強三通統戰,情治人員擔心張學良投共,遲不放行,並且加強監控,弄得神經兮兮,疑神疑鬼。 張國立就憑這張菜單,這場飯局,發想出小說《張大千與張學良的晚宴》。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同樣都是因為發展科技而成為產業領導、跨國鉅富、慈善閱讀推廣者或者開創新時代神級革命偶像的幾個人物,在大眾眼中的形象當然有袌有貶──就算不提大家可能本來就看有錢人不大順眼,他們的商業手段有些爭議之處是明擺著的事實,你不會覺得老老實實賣軟體或者一直提供免費網站服務給你使用就會讓他們變得富可敵國吧? 完整文章
文/黃珍奎( 황진규 );譯/賴毓棻 自圓形監獄之後,便開始藉由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等日常監控,來馴化我們的肉體。透過訓練肉體、壓榨肉體的力量、讓肉體變得有用等過程,讓人學會了順從(服從)。我們就如此地被馴化成順從(服從)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的肉體。 像這般透過「肉體紀律」來直接影響身體、刻印在身體上的權力就叫「生命權力」,它其實並不難懂。電影《刺激一九九五》(The 完整文章
文╱喬治.歐威爾 溫斯頓住在八樓,他今年三十九歲,只是右腳踝上有靜脈曲張性潰瘍,所以他只能慢慢爬,中途還得停下來休息好幾次。每爬上一樓,總瞧見電梯對面貼著那張巨大人臉的海報,八字鬍男人就從牆上盯著你看,這張海報製作得很巧妙,不論往哪移動,眼睛都會跟著你。底下的文字寫著:老大哥在看著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