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神奇海獅(李博研) 自從我留學德國之後,我注意到一個很奇妙的現象。 那就是:每當我和別人說自己在德國念書時,往往會看見對方的眼睛頓時綻放出光芒:「哇~德國欸!好棒喔!」接著我就會聽見各種關於德國的溢美之詞。德國什麼都好,生活好、教育政策好、租房政策好、育兒補貼好,連街道都不可思議的乾淨(這絕對是誤會!)。甚至在網路上出現的一些文章,都會讓我覺得…… 完整文章
文/藍弋丰 要說到革命「先烈」,當然不能不從孫文的革命活動談起,雖然孫文的革命成果值得商榷,不過以時間上來說,他的確是「革命的先行者」,是清末最早一批革命的人,這倒是無庸置疑。 孫文革命的過程中,經常公私帳不分,遭人指控侵吞公款4,這也就算了,最起碼他拿進口袋的錢倒是真的都掏出來做「建國基金」,投入革命活動中花掉了,但最令人髮指的一點,是孫文的辦事無能害死了非常多知識份子。 完整文章
文/Gwennaël Gaffric 哪個哲學家、語言學家或語文學家不曾暗自幻想,將他的時代中最出色的知識分子與小說家們都聚攏到同一則故事裡? 勞倫.比內下了很大的賭注,最後成功了。在他的筆下,一九八○年代法國知識分子與政治家們全部化身哲學驚悚小說的人物,共同編織出一場離奇的冒險。除此之外,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的影子也會不斷浮現在腦海中。 完整文章
美國總統大選去年11月8日落幕,老實說我還真以為各主流媒體顯示結果的網站統統壞掉了──可是川普上任當然是事實,除非你相信他主張的「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的確存在,那才不必把他當美國總統。 我們姑且承認川普真的是美國總統吧,這本湯馬斯‧佛里曼(ThomasFriedman)的《謝謝你遲到了:一個樂觀主義者在加速時代的繁榮指引》(Thank You for 完整文章
文/Miffy 《洪堡的禮物》,是197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貝婁的小說,內容描寫美國二十世紀的生活,反映出人類在精神文明和物質文明之間的拉扯,靈魂在物欲橫流的社會裡變得貧乏空洞,失去想像力、感受力以及自我的獨特性。藝術和詩歌再也不能引起世人的讚嘆,人們無法理解柏拉圖式的美,但在追求財富和名利的同時卻又感到虛無和孤獨,似乎只好無可奈何地等待著死亡將一切抹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