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每天都會用馬桶吧?也會拉拉鍊幾十次吧?那麼請問,用了馬桶後沖水或拉錬的運作原理是啥? 或許有些人真以為自己知道馬桶和拉鍊的運作方式,那麼請拿張紙出來,把馬桶或拉鍊的設計圖畫出來,再上網找真正的設計圖,看看差了多少──可能不少人會發現沒那麼簡單。這是真實的心理學實驗,就像草包政客其實不懂自經區一樣,異曲同工。 認知科學家史蒂芬.斯洛曼(Steven 完整文章
文/馬家輝 那一年,我在香港城市大學替本科生開了一門跟閱讀和出版有關的通識科目,早上九點鐘的課,每個星期三掙扎起床,痛苦難堪,偶爾遲到,非常不好意思。準時的倒是一些學生,尤其是旁聽的學生,從中文大學來,從香港大學來,我的「人氣」,嘿,是不錯的。 完整文章
文/趙周 讀書有沒有用是老問題。很多人批駁「讀書無用論」,但都沒有批到本質。讀書無用論的本質是,學習者不具備使學習有用的能力。最明顯的是,仍然有太多人沒有對「讀書」進行分類。 熟讀《唐詩三百首》,但我依舊牙痛,所以讀書無用;研讀高等數學,但我還是不幸福,所以讀書無用;讀過托爾斯泰和亞里斯多德的著作,但主管還是不喜歡我,所以讀書無用;讀了MBA學位,但月薪還是不到四萬元,所以讀書無用。 完整文章
文/李尚龍 那些喜歡思考的人,往往學習更好。那些喜歡發問的人,往往學得更快。那些喜歡表達的人,往往學得更深。 1 在網上,你訂閱了十多個專欄。但凡誰來講課,你都買來聽聽。 你還買了幾十本書,每本都是乾貨滿滿,據說可以令你有所提升。 你還預約了好多講座。下載了一堆公開課。你註冊了許多學習網站,有時間就聽直播,沒時間你告訴自己也要聽錄播。你還下載了好多 完整文章
文/山口周;譯/張婷婷 為了使知識庫存量深厚,必須恆久持續地輸入一定數量的資訊,並且將這些資訊仔細整理,使其固定下來。 在這裡,就浮現出「如何持續維持輸入量」,以及「如何使它固定下來」的問題,要消除這兩個疑問,關鍵就在於要經常帶著「問題」來看待資訊的輸入。 人的好奇心有一種臨界密度。所謂好奇心,是指內心有很多問題,但這些問題並不是因為你不懂而產生,反而是因為你懂才會產生。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某些作者讀的書數量又多、涉獵的範圍又廣,加上記性又好,講一件事可以跳躍牽扯出其他八百多件事,最後居然還能讓人目瞪口呆地把話題繞回來。 不過這種知識儲量很大的作者,寫作的筆調不見得都一板一眼。他們之中有的敘述語氣相當溫厚,有的簡直像詩,有的讀起來是很理所當然的學者調調,有的根本就是酸民。 嗯,也有的像是講話有學者調調的酸民。 讀這種作者的書,會讓人出現奇妙複雜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家裡,我們很尊敬牠的,不會叫牠『王善壽』,」黃春明呵呵笑著,「我們都尊稱牠,『龜先生』。」 三十幾年前某夜,黃春明聽見門外有聲音,開門沒看見到什麼,關上門之後卻發現客廳裡多了隻烏龜。既然來了,就有緣份,這隻烏龜在黃春明家住了下來,每日有肉有菜,每年準時冬眠三個月,九零年代黃春明在《人間副刊》發表漫畫時,牠還成了主角「王善壽」的原型。 完整文章
文/褚士瑩 在課堂裡,我總是面臨著一連串的自我反思。 學生在放學的時候,總會習慣性地問我:「老師,課本可以放教室,還是要帶回家?」顯然他們在學校,也遇到過同樣的情形。 其實我並不關心課本放在哪裡,因為對在國外受教育的我而言,這是一件非常小、非常不重要的事。但我關心的是,這件明明不重要的事情,學生覺得自己可以決定,還是必須問大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