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知識只是長得像知識而已

文/趙周 讀書有沒有用是老問題。很多人批駁「讀書無用論」,但都沒有批到本質。讀書無用論的本質是,學習者不具備使學習有用的能力。最明顯的是,仍然有太多人沒有對「讀書」進行分類。 熟讀《唐詩三百首》,但我依舊牙痛,所以讀書無用;研讀高等數學,但我還是不幸福,所以讀書無用;讀過托爾斯泰和亞里斯多德的著作,…

這個時代,有太多人充滿著知識焦慮

文/李尚龍 那些喜歡思考的人,往往學習更好。那些喜歡發問的人,往往學得更快。那些喜歡表達的人,往往學得更深。 1 在網上,你訂閱了十多個專欄。但凡誰來講課,你都買來聽聽。 你還買了幾十本書,每本都是乾貨滿滿,據說可以令你有所提升。 你還預約了好多講座。下載了一堆公開課。你註冊了許多學習網站,有時間就…

【讀者舉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火星任務」,那些只能靠自己解決的時刻

文/new.reader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最喜歡《火星任務》這本書的地方有三:一是大家都很推崇的「科學知識」。作者用了相對簡單且趨近真實的科普知識,讓這部小說的內容可以說服大眾,並且讓不具有資深科學背景的人也能懂得主角到底在做什麼。例如他到底怎麼算出需要幾顆馬鈴薯,他怎麼分離出氫原…

準確捕捉「浮出來的疑問」,會成為知識戰鬥力的基礎

文/山口周;譯/張婷婷 為了使知識庫存量深厚,必須恆久持續地輸入一定數量的資訊,並且將這些資訊仔細整理,使其固定下來。 在這裡,就浮現出「如何持續維持輸入量」,以及「如何使它固定下來」的問題,要消除這兩個疑問,關鍵就在於要經常帶著「問題」來看待資訊的輸入。 人的好奇心有一種臨界密度。所謂好奇心,是指…

【一週E書】寫作與閱讀的過程,本身就是種時間旅行

文/犁客 某些作者讀的書數量又多、涉獵的範圍又廣,加上記性又好,講一件事可以跳躍牽扯出其他八百多件事,最後居然還能讓人目瞪口呆地把話題繞回來。 不過這種知識儲量很大的作者,寫作的筆調不見得都一板一眼。他們之中有的敘述語氣相當溫厚,有的簡直像詩,有的讀起來是很理所當然的學者調調,有的根本就是酸民。 嗯…

【熱青年】教育翻轉!知識社群的力量

2018/09/27─2018/09/30 【熱青年─我的熱情,我的價值】系列講座 聽過「臺灣吧」嗎?或是那隻可愛的臺灣黑熊「黑啤」呢?台灣吧透過動畫讓生硬的知識成為活潑的教材,引發觀眾對內容的好奇,產生學習知識的動機。 本來是歷史老師的臺灣吧共同創辦人蕭宇辰,在教育現場看見了歷史教材的匱乏,決定開…

「我的知識,是從生活來的」──龜先生、黃春明,與他從未過時的諷刺漫畫

文/犁客 「在家裡,我們很尊敬牠的,不會叫牠『王善壽』,」黃春明呵呵笑著,「我們都尊稱牠,『龜先生』。」 三十幾年前某夜,黃春明聽見門外有聲音,開門沒看見到什麼,關上門之後卻發現客廳裡多了隻烏龜。既然來了,就有緣份,這隻烏龜在黃春明家住了下來,每日有肉有菜,每年準時冬眠三個月,九零年代黃春明在《人間…

老師,課本可以不要帶回家嗎?

文/褚士瑩 在課堂裡,我總是面臨著一連串的自我反思。 學生在放學的時候,總會習慣性地問我:「老師,課本可以放教室,還是要帶回家?」顯然他們在學校,也遇到過同樣的情形。 其實我並不關心課本放在哪裡,因為對在國外受教育的我而言,這是一件非常小、非常不重要的事。但我關心的是,這件明明不重要的事情,學生覺得…

「一直做自己喜歡做的,就不用工作啦。」──專訪法國哲學家奧斯卡.柏尼菲

文/犁客 「哲學家其實不住在地球上啦;」奧斯卡.柏尼菲笑著說,「所以他們只能彼此對話。」 柏尼菲是哲學博士,不過談到哲學學者時常常語帶揶揄,直說學院讓哲學只屬於哲學家,而哲學家不懂如何對其他人說話。柏尼菲會這麼說,並不是看不起哲學,相反的,柏尼菲不但是哲學博士、寫作哲學書籍,200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知識外包的注意事項:《知識的假象》書評

人懂得比自己以為得少,這某意義上是知識分工的正常結果,但會在一些地方讓人做出爛判斷,在《知識的假象》裡,認知科學家斯洛曼(Steven Sloman)和芬恩巴赫(Philip Fernbach)說明哪些方法可以幫我們舒緩這些問題。這本書容易讀,大部分篇幅都在描述平鋪直述的心理學實驗,就算通勤中無法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