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浦孟涵 Tim:「設計部的 Allen 很誇張,我明明按照公司的 SOP 詳細地寫了委託單,也當面跟他交代了客戶的需求和這個案子的急迫性,但他就是拖拖拉拉的,好像沒把這當一回事!」 我:「你和他有什麼交情嗎?如果沒有,他為什麼要優先處理你交代的事?」 Tim 完整文章
文/蕭上晏 2019 年的國際書展,我帶著出版社的作品參展,同時也為自己(還未誕生)的新書做預購與宣傳,或許是因為「亞斯自白」這個主題太過吸引人,蒙主辦單位青睞,竟讓我的新書分享會自諸多申請活動裡脫穎而出,得以在素有「小週末」之稱的熱門時段舉辦[1]。 完整文章
文/喬.莫蘭;譯/呂玉嬋 我想討論的遠遠不只是膽怯或恐懼而已,害羞也算得上是某種社交失聰──聽不清非語言暗示,感覺抓不到維持住公共生活的那條隱形線。就好像是赴宴遲到了,而別人已經差不多三杯啤酒下肚,彷彿進入一種被施了魔法的狀態,可以暢談某些事先約定好的話題。 完整文章
文/ 菅野仁;譯/李彥樺 我想再強調一次,「世界上的某個角落裡,一定存在著能完全接納我的人,而且總有一天會相遇」的這種想法,是徹頭徹尾的幻想。 要將「能完全接納自己的朋友」當成幻想,或許需要保持一定程度的冷靜與理智。但我相信,已經讀到這裡的讀者們應該能明白,這絕不代表對他人的不信任感。 完整文章
文/伊娃.邁爾;譯/林敏雅 亞洲象巴特爾(Batyr)和印度象高斯克(Kosik)都是生活在動物園的動物,牠們比白鯨諾克更進一步:牠們會說人話。巴特爾生於一九六九年,而且一輩子生活在哈薩克的卡拉干達動物園(Karagandy Zoo),一直到牠一九九三年死的時候,不曾見過任何同類。 完整文章
文/ 貝絲.碧洛;譯/吳書榆 內向的人天生喜歡安靜、獨處,或是和一小群人作伴。在有空間讓我們思考、可進行有意義對話,而且能控制多少刺激會出現的環境下,我們會覺得最安適、最放鬆。對多數內向的人來說,經營人脈和我們慣處之地完全相反。交誼活動通常嘈雜、隨機而且彆扭……至少,這些場合都讓我們覺得緊張或不確定,不知道該如何在讓人不知所措的環境下安適自在。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陳玉娥 紐約市酒吧林立,在克里夫熱狗店方圓四條街內,就有六十個地方可以讓人喝一杯,在同一條街上也有近十家。原本,布萊恩想開的是走頹廢風格的搖滾樂酒吧。但是,這個構想成不了氣候。酒吧的概念必須更加不同凡響才行,必須引起街談巷議,造成話題,把人吸引進來。 完整文章
文/松田美佐;譯/林以庭 隨著行動電話和智慧型手機的普及,會在電車裡看書的人越來越少了。以前大家會在通勤、通學的時候看報紙或雜誌,長距離移動的時候會看小說。而當行動電話普及以後,大家都改盯著手裡的手機螢幕了。電車內看書的乘客減少被視為「書籍脫離」「文字脫離」的象徵,甚至被批評是「排外傾向」的象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