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敏勇 全世界的工人,團結起來。 ××× 哲學家只以不同的方式詮釋世界, 但重點在於改變世界。 —馬克思(1818-1883) 馬克思(Kral Max)的墓地在英國倫敦的高門墓園。 我和妻子到倫敦時,特別去瞻仰。第一趟遍尋不著,經過幾年,第二次再去,才找到。墓園附近的英國人也未必知道那兒葬著這位引領共產黨革命的人物。 完整文章
文/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吳惠林 一段不短時間以來,幾個疑問一直在腦海中盤旋: 現代社會是進步還是退步? 短期重要還是長期重要? 直接效果重要還是間接效果重要? 政府真是「必要之惡」嗎? 法律是保護個人還是戕害個人的工具? 當代經濟學是否已失去其本質? 完整文章
整理/黃培陞、黃韻蓉、犁客 「有兩本書對我很有意義,一個是今天要談的《一九八四》,另外一個是《在路上》。雖然當初讀的時候不覺得,但後來發現這兩本書正是我長期關注的兩個方面:《在路上》關心的是戰後西方反叛文化,而《一九八四》,」張鐵志道,「則比較關於政治民主、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的問題。」 完整文章
喬治歐威爾的《1984》是描述極權體制的經典,他本人也是二十世紀的最重要的作家/ 知識份子。這個講座將介紹他如何作為一個反極權的社會主義者,如何看待自己作為一個記者與小說家,以及《1984》之於我們這個網路時代的意義。 ──張鐵志完整文章
文/魯多.曼德斯 古巴從一九五八年開始就由共產主義獨裁統治,微弱的反對勢力分崩離析,毫無組織,對統治權力完全構不成威脅。當菲德爾把權力轉讓給弟弟的時候,邁阿密反對卡斯楚的流亡政府非常開心,認為轉移過程應該會十分短暫,專家們不是都表示勞爾年紀太大,絕對撐不了太久嗎?而且媒體還說他是一個「酒鬼,沒有能力統治國家」。 完整文章
文/陳榮彬(本書譯者,台大翻譯碩士學程與台文所兼任助理教授) 真正的悲慘世界 根據知名作者彼得.艾克洛伊德(Peter Ackroyd)在《倫敦史》(London: The Biography, 2000)裡面所說,早在一八八○年代就有人用「深淵」(the abyss)一詞來描繪倫敦東區;可見這種說法並非本書作者傑克.倫敦自創,而另一種常見的說法則是「悲慘世界」(the nether 完整文章
文、攝影/桓延 經過太陽花學運、香港占中,愈來愈多青年學生對中國問題萌生好奇──「為何一定要區分『中共』和『中國』?」、「為什麼中國的中產階級沒有成為民主推動者?」、「民主或許比個人生死重要,但當年成千上萬人的生死賭上民主,值得嗎?」、「台灣的『二二八』和中國的『六四』有什麼連結?」……一個個直指核心的問題,在王丹的新書《關於中國的70個問題》犀利地一一推解,反覆論辯。王丹於 10 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