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離群索書】江湖路豈是一個慘字了得——讀《江湖無招》(下)

▶▶上篇:江湖路豈是一個慘字了得——讀《江湖無招》(上) 「只要日子過得去,誰願意離家漂泊,走這江湖險路。」師父告誡徒兒:「孩子,江湖路豈是一個慘字了得,餐風露宿,飽一頓餓一頓,今日不知明日事,隨時都有性命之虞。」 這段話為《江湖無招》整部小說定調。江湖路豈只餐風露宿飽一頓餓一頓?豈只隨時都有性命之…

【果子離群索書】江湖路豈是一個慘字了得——讀《江湖無招》(上)

最早《江湖無招》是要寫成武俠小說的,但後來發展成為鄉野傳奇、俠義故事,成為社會寫實小說。儘管融入武俠元素,但已不純為武俠小說了。 不成武俠小說也好。這種類型小說,說難寫不難寫,說好寫又不好寫。有個模式套上去,就有模有樣,頗有那麼一回事。但不好寫也在這裡,很多老套的東西,寫了,讀者嫌又來了,沒創意。但…

《行李箱男孩》:致人於死的,不是凶器,是種族歧視

文/鉄鼠 近年掀起一波北歐犯罪小說熱潮,無論是史迪格.拉森《千禧年三部曲》,或者尤.奈斯博作品集,皆叫好又叫座。這也使得臺灣讀者有機會讀到更多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作家的懸疑推理傑作,像是拉許.克卜勒的《催眠》、安德許.陸斯隆與博爾熱.赫史東合著的《三秒風暴》,蕾娜.萊道拉寧的《女孩都到哪裡去了》等,盛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