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在《飢餓遊戲》、《移動迷宮》、《紅色覺醒》、《夜之屋》等書暢銷的那幾年,「YA小說」成為一個時常聽到的圖書分類;也因為這些暢銷書目的緣故,那時提到「YA」,就常會連帶出現「科幻」、「奇幻」、「學院」或「反烏托邦」的印象。 「YA」是「Young 完整文章
每個世界在面臨選擇時,都會分裂成許多個平行的世界,有的世界變得更美好,有的世界則向下沉淪。雖然妳觀察不到平行的世界,但是妳可以推知它的存在。──《魔鬼的十億個名字》 自由靠人賞賜,這樣的自由不要也罷。──《魔鬼的十億個名字》 完整文章
文/臥斧 雖然沒什麼信心,但她仍準備了幾個禮拜,然後開始在電腦鍵盤上頭敲下文字;看見自己腦中的幻想開始凝成螢幕上的句子,感覺十分奇妙。第一回的連載進度沒遇上什麼麻煩地如期寫完,第二回也一樣;她漸漸覺得,自己似乎真的能寫小說。 可惜小說的標題太普通了點。下次要想個更吸引人的名字才行。還有下次咧;她在心裡輕笑,但隱隱覺得這不是妄想。 她的小說,叫做〈我們和他們〉。 ※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星雲組曲》寫於四十年前,〈傾城之戀〉收錄其中。 1980年正是台灣經濟正要起飛的階段,身為理工背景、在先進國家科技發展有了飛躍性成長的當頭,習於思索人類未來,尤其中國人(含當時的台灣人)未來的作者,以一連串設定發生於二十一世紀到兩百世紀的故事想像,提出「如果⋯⋯發生了,會怎樣呢?」的探問。 「如果人類受孕發展成功,會怎樣呢?」 完整文章
文/張系國 ■倪敏雯 他們終於讓我進入加護病房。看到紹凡面色慘白、雙目緊閉躺在床上,我的眼淚就忍不住奪眶而出,輕輕對他說:「紹凡,我親愛的紹凡,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我緊握住他的手,他卻沒有反應,但是我注意到他的嘴唇稍稍動了一下。「紹凡,你聽見了,你一定聽見了。你的手和腳都不能夠移動,連脖子都動不了,我知道你心裡一定很驚恐。不要怕,張開眼睛看我。我有話跟你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