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賽門.史塔倫哈格(Simon Stålenhag)出生於1984年,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的鄉下長大,從小就喜歡畫些自家附近的地景風貌,後來也開始著迷於科幻世界的概念設計。越畫越多、越畫越熟,也越畫越好之後,除了接受作畫委託──例如幫瑞典自然歷史博物館(Swedish Museum of Natural 完整文章
文/小云 相較於眾多命名華麗的奇幻、科幻作品,「三腳征服者」這個樸實無華的系列名,顯得不是那麼吸引人,不過,一旦開始閱讀,很快就可以明白,這部五十多年前寫就的青少年科幻小說,為什麼至今仍是許多人心目中的經典。 作者約翰.克里斯多夫(John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世紀的八零年代相當神奇。 那個時候,距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切辛苦的復興作業終於開始帶來某種穩定的感覺。雖然沒有「世界和平」,冷戰還在持續,但主要國家大致分邊站好,大規模的軍事衝突減少;民生漸趨穩定、基礎建設大多有了個樣子,經濟復甦的腳步越來越快(有時其實是衝太快)。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Covid-19造成很多可怕的事,不過因為疫情,讓我沒辦法當空中飛人巡迴宣傳,反而有更多時間可以上Podcast節目,這對我來說是比較放鬆的啦。」 「山神」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語調愉快,與Podcast節目《Grammar Girl Quick and Dirty Tips for Better Writing》主持人米翁.福格提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疫情肆虐,各式防疫措施下,習以為常的生活被迫改變,這番場景,讓我們彷彿置身於科幻小說的描述之中。「作為科幻小說的愛好者、作家、編輯和講師,類似場景無疑已出現在我腦海無數次,」卡內基梅隆大學科學學院(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s Mellon College of Science)講師兼天文學家黛安.圖謝克(Diane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從有小說開始,探究的大抵離不開命運與自由意志的對抗,」賀景濱出版作品不多,卻總在書寫故事之外,探討更巨大、抽象的命題。出版上一本著作《去年在阿魯吧》已是近十年前的事,賀景濱的小說新作《我們幹過的蠢事》裡,探究的是撰寫前作時迴盪心中的提問。 完整文章
伊坂幸太郎的《鯨頭鸛之王》是一本表現手法相當有趣的作品,以伊坂撰寫的小說,加上川口澄子協助繪製的漫畫,共同打造出一則在現實與夢境中穿梭的奇妙故事。其中漫畫部分並非通常那種插畫式的點綴存在,而是確實具有敘事上的意義,有些地方甚至還成了小說後段的伏筆,使這種作法就像是某些故事採取雙線進行的精采小說那樣,讓人既沉迷於當下的情節,也在心中不斷期待每回故事交錯的瞬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