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鼎的《阿飄》不是鬼怪小說,因為阿飄是外星人,不是鬼魂。雖然外星人串連全場,並且成為書名,但《阿飄》也不盡為科幻小說,科幻只有陪襯的功能,不是小說的重點。小說以兩千多年前,漢武帝、司馬遷所處的時代開場,倏地來到二十一世紀,場景從過去到現在,卻不是穿越小說,主要故事都發生在現代。 完整文章
公視影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像是加了奇幻或科幻元素的劇情片,吳曉樂的文字原著《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則是更加貼近現實的教學現場觀察紀錄片。同樣的題材在不同創作者手上會變成樣貌不同的作品,而好作品都會讓人從中透視現實。 完整文章
文/泛科學網站總編 鄭國威 不管你對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看法如何,大概都願意承認他還真是個金句生產機(儘管失言次數也不少),例如「當醫生時很少聽到謊話,當市長時很少聽到真話」這則金句,單就媒體上的曝光,我算起來,從 2016 年起他至少公開講過四次。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宮部美幸寫推理小說──就算你沒讀過宮部美幸的作品或者根本不讀推理小說,可能都知道這事,甚至知道宮部美幸的作品《模仿犯》多被推崇、寫了多少日本社會眾生相。 事實上宮部美幸不止寫推理小說。她也寫時代小說、奇幻小說、科幻小說,有時候還會把不同類型混在一起寫。故事的發生背景可能是現代的日本,也可能是江戶時代的市街、古今相互穿越,或者完全架空的異世界大陸。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你的閱聽經驗裡,或許看過一種作品,把「奇幻」和「科幻」元素放在一起講述故事。 不,不是那種用新科技在畫面上做出炫麗奇幻效果的作品──那種作品現今的確不少,只要大老闆出得起錢就能有還算可以的畫面,但大多數故事內容連「還算可以」的邊兒都搆不著。 完整文章
文╱劉宇昆 我最早的記憶是從我哭個不停開始的。無論媽媽和爸爸怎麼安撫,我都不願意停下來。 爸爸放棄,走出房間,但媽媽帶我到廚房,讓我坐在早餐桌前。 「看,看。」她說,從冰箱上抽出一張包裝紙。多年來,媽媽都會小心翼翼割開聖誕節禮物的包裝紙,收在冰箱上面厚厚一疊。 她把紙放下,沒有花色那面朝上,開始摺起來。我停止哭,好奇地看著她。 完整文章
文/吉娃娃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對於宇宙,人類總有說不盡的夢想和遐想,月球成了人類夢想的一個立足點、里程碑,凹凸不平的表面、陰晴圓缺的變化。 火箭抵達時,太空人邁出他的一小步,那一刻奠定了月亮對於科學物理的重要性。 故事設定在未來,月球有一個以觀光聞名的科技城市,上層階級的人們輕鬆便能遷移到這裡,享受六分之一的重力生活,一般民眾們若是好好存錢,也有機會來趟月球之旅。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很多故事裡,科學家大致上以幾種形象出現: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瘋痲而且不大理會社會標準、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痴呆不大能夠處理人際關係、因為太聰明所以自找麻煩地想要毀滅世界(或者保衛世界),或者,在好萊塢比較常見的,因為太聰明所以變成動作片主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