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學測和會考的國文寫作都要求學生寫論說文,以今年為例,高中學測要求學生說明他是否支持「國中小校園禁止含糖飲料」並交代理由;國中會考考學生對「青銀共居」的看法。這些考題讓學生自己選立場,評分標準在於文章是否清楚完整,論點邏輯是否通順,而不是在於立場有沒有選對。 完整文章
在高雄市議會備詢,說不出具體方案,跳針「高雄發大財」的韓國瑜,日前受訪指出,政府主導的課綱改革沒有用。 雖然講的東西不太一樣,不過我想借題發揮一下。在我看來,韓國瑜確實有理由反對目前的教育改革方向,因為照這樣推下去,會讓韓國瑜更難跳針混日子。 就拿2018年學測國文寫作改制來說。從去年開始,學測國文作文從寫一篇變成寫兩篇,一篇「情意」抒情文,一篇「知性」論說文。 完整文章
自2018年,我們開始有強調教人說人話的學測作文。大考中心公佈了2019年學測國文寫作,「知性」大題的五份佳作作品,它們共同的特色是: 開頭就切入主題。 幾乎不用成語,也不用國文課本強調的修辭法。 不引用名言佳句,用平鋪直述的說理來證成結論。 甚至不用難字華藻,用簡單明確的詞彙表達意思。 完整文章
文/慕顏歌 與其明哲保身,不如立場鮮明 問題在於,我們混淆了明哲保身和懦弱的界限。 我常在想,我們生活在一個由人構成的群體環境,不得不將精力用來處理人際關係的問題。本來溝通是為了消除隔閡,增進瞭解,透過配合彌補單一力量的缺陷,最大限度地發揮力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