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應該如何對待其他生物?沒有人可以真的避開這個問題。或許你認為我們只需要注意自己如何對待其他人就好,不用思考該如何對待生物,但當你這樣說的時候,你其實已經為「人應該如何對待其他動物?」這個問題預設了特定答案:隨便。 有些人確實認為說,雖然我們不能任意對待其他人類,但我們可以任意對待其他生物,因為道德只介於人與人之間。以哲學術語來說,這些人認為,只有人類享有道德地位(moral 完整文章
文/陳昱昊 數位浪花拍打上岸,習慣的文字爬格子變成一種在鍵盤與螢幕上飛舞的電子資料,這個時代中,如何將紙本閱讀習慣或方式轉型與更動,成為台灣商務印書館「大師的學徒:關於閱讀的技藝與學習」系列講座的課題之一。 完整文章
文/戴夫.卓特 我兒子很小的時候問過死亡的事。那天豔陽高照,我正在開車。死亡的概念突然沉沉壓住他。我聽見他從後座悄聲說:「把拔,我不想死。」他當然不想。沒有人想。我們只是漸漸習慣這概念。不再多想。 若大人都難以接受死亡的概念,小孩又會怎麼想?你剛發現生命是何其美好豐饒。接著發現生命將遭奪走。你會失去一切。只剩永恆的黑暗。除非你對宗教深信不疑,擁有許多天堂的故事。認為死後勝過今生。 完整文章
文/奈傑爾.沃伯頓(Nigel Warburton) 你聽到鬧鈴響了,把鬧鐘關掉,爬下床去著裝,吃了早餐,準備好面對今天。但接著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你醒了過來,發現那只是一場夢。你在夢中是醒的,過著生活,但現實中你還蜷縮在鴨絨被底下熟睡。如果你有過這種經驗,就會知道我的意思。這種夢通常叫做「假清醒」,顯得很逼真。法國哲學家笛卡兒(Ren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