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智恆 「要知道你喜歡吃什麼真的很難。」她說。 『嗯?』 「十年前第一次邀你來烤肉時,問你烤肉時愛吃什麼?問了好幾次, 你只會回答:什麼都好之類的屁話。直到逼你一定要講一個答案, 你才說蚵仔。」她說,「所以從此我每次都會買牡蠣來烤。」 這個我沒什麼記憶,但確實每次在這裡烤肉時都有牡蠣。 「有次吃鹹酥雞時,也是問了半天你特別愛吃什麼?你才說出米血。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看到《哈利波特》空前的成功,想必每個作家一定都有向JK羅琳學習的衝動,尤其近年來「小說映像化」已蔚為潮流,身為一個創作者,更是多少存在自己的作品能被多方詮釋的想像,尤其是選擇改拍暢銷作家的代表作,其要投入的心血勢必遠比當初完成故事時要來得辛苦的多!不論是《那些年》還是《小時代》的走紅,除了憑藉一絲運氣,其實更多是來自於作者對自身作品的堅持和專注,絕非一朝一夕可成就。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oshihiro Gamo 文/群星文化編輯 戴偉傑 這是一個悲傷的純愛故事。 日本短歌大師伊藤左千夫觀照自己個人的經驗,寫就了小說《野菊之墓》,經典的橋段如身分與年紀差異,不見容當時社會等;初嘗愛滋味時的興奮、快樂、不安、痛苦,全在作家質樸無華的筆觸下,更顯純粹。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