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宿命論的放浪者,沒有故鄉。」 ──林芙美子《放浪記》 二十五歲,林芙美子發表了自傳性處女作《放浪記》, 記述她於十餘年漂泊流離的生活中,如何面對屈辱與貧窮在社會底層掙扎過活。 本書出版後便轟動日本文壇,並獲得昭和時代女性書寫第一傑作的美稱。 林芙美子的作品寫實描繪昭和時期的庶民生活與婦女際遇, 以文字細膩地捕捉人類心靈中並存的美麗與醜陋。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美國南方代表性作家富蘭納瑞.歐康納,她的一生只有短短三十九年。 這三十九年過得不平靜,歐康納原本立志當政治漫畫家,後轉為文學創作,卻因為確認身患紅斑性狼瘡,不得不回到家鄉喬治亞州居住休養。她終身未嫁,虔誠信仰天主教。一直到去世前都汲汲於創作,早逝與疾病為她的作品增添了悲劇色彩,她筆下的人物大多罕能從災難中脫身。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他又接著說:「如今咸鏡監營失去武器及穀食,又在不知道我們行跡的情況下,這段期間有可能會傷及曖昧之人。我所犯下的罪行若嫁禍到無辜百姓身上,雖然不為人知,但難免遭受天罰。」於是立刻在監營北門上貼上字條。 「盜取倉庫穀食及武器之人,活貧黨黨首洪吉童是也。」 ──《洪吉童傳》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尚.考克多是法國藝文史上不可多得的鬼才,所有現今我們喊得出名號、影響近當代文化的巨匠們,如畢卡索、莫迪里亞尼、艾迪特.琶雅芙、香奈爾等人,都與他相熟。他同時是小說家、劇作家、散文家、評論家,又是畫家、電影藝術家及舞蹈設計家,但本人始終堅稱自己只是個「詩人」。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我應該要或者永遠不要越過山峰呢?岩牆會成為我的牢籠和墳墓嗎?──直到我纏上裹屍布躺在你的腳下? 離開,我要離開,我要離得遠遠地。在這兒我每天都在下沉,儘管我的靈魂選擇了最高尚的方式,就讓它自由飛翔吧。若不行,撞擊牆壁並且死亡吧。 我知道,我曾經應該動身遠行越過山峰。」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雖然北方的夏夜亮如白晝,但人的內心總有些情緒在夜裡會陷入蟄伏的狀態,當心緒不安的遊子離家出走時,這樣的情緒便會被喚醒。⋯⋯就像一個睡眠很淺的老人,一旦被打擾,就再也睡不著了。 ──西蘭帕,《夏夜裡的人們》 說起北歐的夏天,人們最直接的聯想或許就是永晝。這對北歐人來說是理所當然的自然狀態,卻是在亞熱帶生活的我們難以想像的景況。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小說家) 在西方文學傳統中,「魔鬼交易」是一個橫跨詩歌、小說、戲劇甚至現代電影,歷經數百年風潮而始終不衰的主題。這個強烈魅力的來源,是因為「魔鬼交易」結合了數種大眾共通的慾望。 首先,是自身能力的翻轉,從貧窮到富有、無能到才華出眾、醜陋到美貌,不論與魔鬼交易,給出去的是什麼,收穫本身就是誘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