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比野塔 詩人鴻鴻的上一本詩集《暴民之歌》後記是這樣寫的:寫詩之於我,不是在創造什麼精緻的文化,而是在實踐「文化干擾」。事實上穿梭劇場、出版與策展的他,皆是貫徹此一信念而為之。比方這次替華文朗讀節所策劃的「詩歌之夜」,便是希望能重新詮釋六零年代的台灣經典文學作品,開啓與現代對話的可能。 跨時代的對話 完整文章
文/陳彥明(文字工作者) 「閱讀好好玩,但怎麼玩?」倘若你對圖書館與書店的活動印象,還停留在辦辦講座、說說故事、開開書展,那麼你就太小看自己與孩子的閱讀力,以及這些圖書空間的主辦能力了!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十二點半過了,「火雞」臉上開始泛起紅光,打翻墨水台,也開始吵吵嚷嚷;「鉗子」靜了下來,變得溫和有禮;「薑汁餅」啃著蘋果,吱咂出聲地吃著。而巴托比依舊站在他的窗前,動也不動,對著那堵了無生機的磚牆,陷在深沉的幻想中。 ──梅爾維爾,《抄寫員巴托比》 完整文章
群星文化執行副總編輯/李清瑞 小時候不小心跌倒,膝蓋受傷流血了,蹲在地上大哭,大人們見狀來安慰之餘,還不忘說一句:「不要哭,要勇敢,只是一個小傷口,一下就不痛了。」那時候我以為勇敢就是不怕痛、懂忍耐。 第一次一個人從學校自己走回家,大人和我說:「好勇敢耶!可以自己一個人了。」那時候我以為勇敢是除了會忍痛以外,還意謂著獨立。…… 完整文章
群星文化執行副總編輯/李清瑞 讀小說時,偶而會遇到一種厲害的作品。小說中的主角面對的處境實在太困難了,以至於讀者在閱讀時跟著焦急該怎麼辦,緊張兮兮地追讀到結局,結果作者又沒想要讓讀者好過的意思,把原本難解的局面,下了一個讓人錯愕悵然的驚嘆號,然後故事就這麼結束了。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我們都做過這樣的夢吧!「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得到用不完的錢,變成一個大富翁,那該有多好。那時候我就可以⋯⋯」    但是,成熟如你我都非常清楚這種事是不可能的,只是個白日夢罷了。這個世界上,凡事都得付出代價。    完整文章
「我是個宿命論的放浪者,沒有故鄉。」 ──林芙美子《放浪記》 二十五歲,林芙美子發表了自傳性處女作《放浪記》, 記述她於十餘年漂泊流離的生活中,如何面對屈辱與貧窮在社會底層掙扎過活。 本書出版後便轟動日本文壇,並獲得昭和時代女性書寫第一傑作的美稱。 林芙美子的作品寫實描繪昭和時期的庶民生活與婦女際遇, 以文字細膩地捕捉人類心靈中並存的美麗與醜陋。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美國南方代表性作家富蘭納瑞.歐康納,她的一生只有短短三十九年。 這三十九年過得不平靜,歐康納原本立志當政治漫畫家,後轉為文學創作,卻因為確認身患紅斑性狼瘡,不得不回到家鄉喬治亞州居住休養。她終身未嫁,虔誠信仰天主教。一直到去世前都汲汲於創作,早逝與疾病為她的作品增添了悲劇色彩,她筆下的人物大多罕能從災難中脫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