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紫吟 女性主義先鋒吉爾曼(Charlotte Perkins Gilman)在距今一百多年前寫下哲學著作《男性建構的世界:我們的雄性本位文化》,藉由家庭、宗教、政治和經濟等多個領域的實際情況來說明我們的世界是如何被男性所建構,吉爾曼試圖說服讀者們:我們的社會有以男性為標準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同時也是使得人類社會無法健全發展並停滯不前的原因。 打破男性建構的世界:為了平等 完整文章
文/陳思賢 臺大政治學系教授 福山近年寫了上下兩卷關於政治秩序的巨著,上卷《政治秩序的起源》中譯本已由時報文化出版公司在去年推出,現在下卷也已譯出(編注:兩卷分別於二○一四年、二○一五年出版,二○二○年新版)。其實福山所謂的政治秩序即是具良好政治建制與良好治理之意,也可說就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國,而這樣的理想國,就可以現代歐美的自由民主制(liberal 完整文章
有的人防疫時節不能趴趴走覺得很悶,有的人本來就宅只覺得剛好,但無論能不能習慣,事實都是:當疫病過去,人類的世界都會變得不大一樣,而這件事,在歷史上已經發生了很多次。 讀過去的歷史可以審度現今情勢、預測未來發展,而讀當下的紀錄則可以更全面更細微地了解巨大事件的各個面向──像武漢肺炎這種全球性大流行的東西,受到影響的生活層面有內有外有大有小,絕對比我們想像的更複雜,也更動人。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個文學人若想跳脫原有偏重感性層面閱讀的漩渦(!),需要接受理性思維的啟迪與激盪,我的選擇是歷史與自然科普。 選擇歷史是至少有大量的故事,在因果關係的吸收上會稍省力些,所以廣場總編輯沈昭明先生提出布勞岱爾的書單時,我望著三大巨冊(而且是精裝),完全不介意手扭到,欣然接受。 完整文章
文/胡煒權 第二戰世界大戰後,新的國家憲法正式實施,昭和天皇與皇室的身分定位都大大改變,由萬民崇拜的「現御神」變為守護和平的國家象徵。也因為是國家的象徵,日本政府在獲得美國默許的情況下,仍然讓天皇與皇室出席、參加官方活動。為此,他們的活動經費自然成為國家開支之一,並按照《皇室經濟法》管理,這筆經費就是「皇室費」,也即是天皇家族的「零花錢」和「生活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