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最大的特色不是巨人,而是編劇手法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以編劇──尤其是日本的商業長篇連載漫畫──角度來看,《進擊的巨人》(進撃の巨人)相當特別。 少女漫畫俺所知有限,無從比較,但以日本的少年/青年/成人(不是色情漫畫,而是涉及政治、性或者大量暴力議題的作品)長篇漫畫來看,大多數的作品,在初始的幾話,創…

【一週E書】你會突然發現:自己以為的對與錯不那麼確定了

文/犁客 《進擊的巨人》這部漫畫的編劇方式很大膽。 2009年9月,日本漫畫家諫山創的《進擊的巨人》開始在《別冊少年Magazine》月刊上連載,連載時雖有些讀者早早察覺這部作品可能很特別,但真正讓廣大的閱聽大眾驚豔,得等到四年之後,動畫第一季在2013年4月播放。這個狀況來自《進擊的巨人》因為劇情…

【讀者舉手】上流社會寫上流社會:血緣、階級,以及時代的故事

文/溫暮 《上流社會》開篇便藉里奇蒙公爵所舉辦的盛大宴會點出:「從參與宴會賓客的姓氏,彷彿就能讀出一部活生生的英國史。」 作者朱利安.費羅斯是知名影集《唐頓莊園》的編劇,同時也是英國上議院的議員,根據英國的政府體制,上議院議員為舉薦,而非選舉產生,且擔任議員者多為貴族後裔、顯赫家世者或是高階神職人員…

故事亦有其開始之前與結束之後:評《再放浪一點》

文/黃以曦 成英姝的新作《再放浪一點》,是一本關於女人的「我」的小說。但什麼是女人的「我」? 當女人說「我」或「自己」,那指的是什麼?得先有自己的房間嗎?是除去性別底蘊、堅守「人」的純粹內涵嗎?在日常、在角色、在關係底,探問「我」,真是可能的嗎? 當人們說「多愛自己一點」,那是什麼意思?或者,更令人…

文化,就是我們的溝通工具──專訪胡晴舫

文/犁客 「第一份接受我投稿的副刊,是《自由副刊》,」胡晴舫說,「那時的副刊編輯是袁哲生。」 閱讀胡晴舫的文字,總覺得是那種從小投稿無往不利、橫掃雜誌及副刊版面的寫作者。但胡晴舫自承大學才開始創作,在那之前,「十一歲的時候投稿過《台灣新生報》就被刊出哦,再往前的話⋯⋯」胡晴舫想了想,「小二的時候投稿…

【讀墨暢銷榜:這本是熱門話題!】Vol. 25:什麼時候是適合讀小說的時候?

減少出門正是看劇看漫畫的好時機。日本影集的編劇很厲害,寫戀愛戲絕對不只有相遇相戀誤會吵架又和好這類橋段;日本漫畫的編劇很厲害,不但雜學廣博,而且還得明白文化市場活生生血淋淋不管內容好不好最終都得看銷售好不好的殘酷現實。而這些編劇來寫小說,也全都很厲害。 小說不僅讓你自由控制閱讀節奏,還能變出很多花樣…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認識韓國、掌握韓國,好想贏韓國(?)

台灣對日、韓這兩個鄰國的觀點與印象很不一樣。 一方面是現代化開始較早,另一方面是曾為殖民母國,日本的大多數發展似乎都比台灣早一步;但韓國與台灣都曾名列「亞洲四小龍」、與日本及中國都有歷史糾葛、八零年代都有劇烈的民主化進程、都有一個不懷好意的鄰國⋯⋯總而言之,它和台灣似乎比較像,但真說起來,我們又不是…

李安:如果我一開始很幸運的話,也可能是我的不幸

文/李達翰 奧斯卡當晚,李安一家全數到場。原本,因為隔天妻兒都還要上班、上課的關係,是預訂當晚便飛回紐約的;結果,因為班機取消,他們無法成行,全家又在洛城多聚了一晚。只是,李安實際上整晚都忙於受訪與出席派對,和家人根本沒能有多餘機會互動。 「家人沒有說什麼恭喜啊這類的話,平時,也都不會掛在嘴邊,和老…

走下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把砒霜留給自己──專訪Mr. Pizza

文/犁客 「香港有個說法叫『廢青』啦,就是畢業後沒工作、成天沒事做,」Mr. Pizza說,「我那時大概就是這個狀態。」 Mr. Pizza從小喜歡閱讀,「我的成長過程比較孤獨,父母親長時間要出外工作,所以我待在祖母或姨媽的時間比較多,很多時候,他們會帶我去圖書館。」香港的圖書館分成人和兒童區,兒童…

「我們都有過這些際遇,只是做了不同的選擇」──專訪阿亞梅

文/陳琡分;鏡文學授權提供 「愛情」這兩個字,包含了多少元素,埋藏著何種變因,又有哪些異同的樣貌? 「在一段固定的戀愛關係裡太久的人,因緣際會接觸到另一半以外的異性,會誤把人際間的友好相處當作曖昧不明,腦波弱或者自制力不足的人就容易暈船、甚至做些出格之舉。」──擅寫都會愛情小說的阿亞梅,在《我們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