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06年在麥田任職時,向日方取得正式授權出版向田邦子的《父親的道歉信》,以及後續五、六本著作。 這其中有幾個緣由,遠因是1981年,向田在來台灣進行寫作取材飛往高雄的班機上,因飛機失事喪生。這場當時震驚台日兩地的苗栗三義空難,成為連日的新聞報導焦點,而我也想起自己幼時跟著父親讀報,多次讀到過向田女士的文章,心中感到惻然。 完整文章
筆訪/犁客 肯尼斯.強森是美國電視界知名的編劇及製作人,在電視圈工作了四十年之後,以《傳奇之人》這部小說成為文壇新秀──當然,積累了縱橫電視圈近半世紀的功力,《傳奇之人》絕對不是一本隨隨便便的處女作。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虛構故事裡的人物,就如我們在現實生活裡一樣存在、生活著,看似並無二致。但實際上,虛構人物是為了滿足作者創作目的,生活在編排好的社會中。因為現實生活永遠無法滿足我們。現實生活裡的一切沒有明確的開始、轉折或結束,但故事可以。在虛構故事裡,我們能不受約束地洞察自己與他人的秘密及內在自我,現實生活裡的人們或許總戴著面具,但虛構故事裡的角色並不會如此,他們的一切似乎都攤在陽光下。 完整文章
有人想寫奇幻小說,有人想寫推理小說,也有人想寫浪漫愛情,或者當編劇看俊男美女把自己寫的故事實際演出。有人用文字觀察自己的內裡,有人用文字記錄自己的生活,也有人比較關心怎麼在必須使用文字時拿到好的分數──畢竟,不為考試作文,到底有誰沒事想要練習寫作? 但臥斧老師卻說寫作可以當成協助生活的工具,或者有趣的消遣?這未免太不切實際了吧!看看說要寫書的里長伯到現在都還(消音處理──)啊! 完整文章
文/溫暮 《上流社會》開篇便藉里奇蒙公爵所舉辦的盛大宴會點出:「從參與宴會賓客的姓氏,彷彿就能讀出一部活生生的英國史。」 作者朱利安.費羅斯是知名影集《唐頓莊園》的編劇,同時也是英國上議院的議員,根據英國的政府體制,上議院議員為舉薦,而非選舉產生,且擔任議員者多為貴族後裔、顯赫家世者或是高階神職人員。 完整文章
文/黃以曦 成英姝的新作《再放浪一點》,是一本關於女人的「我」的小說。但什麼是女人的「我」? 當女人說「我」或「自己」,那指的是什麼?得先有自己的房間嗎?是除去性別底蘊、堅守「人」的純粹內涵嗎?在日常、在角色、在關係底,探問「我」,真是可能的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第一份接受我投稿的副刊,是《自由副刊》,」胡晴舫說,「那時的副刊編輯是袁哲生。」 閱讀胡晴舫的文字,總覺得是那種從小投稿無往不利、橫掃雜誌及副刊版面的寫作者。但胡晴舫自承大學才開始創作,在那之前,「十一歲的時候投稿過《台灣新生報》就被刊出哦,再往前的話⋯⋯」胡晴舫想了想,「小二的時候投稿《中央日報》的笑話專欄算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