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書好像有聲書──我本來就是藉由聲帶表達的人啊!」專訪阿爆(阿仍仍)

文/犁客 「長庚很嚴耶,你不知道嗎?我們都說學校是『長庚女子監獄』,大家都要住宿,一個晚上要點兩次名;因為管理嚴格,所以常常就覺得很無聊。啊Brandy和我同寢室嘛,那時我們加入熱舞社,剛接觸黑人文化,她們覺得我外型符合,就叫我試那種造型,我覺得沒差啊,弄壞就弄壞,反正我頭髮長很快。」 就讀長庚護專…

「我想教的不只舉重,還有閱讀可以帶給我們多少幫助。」──專訪5月店長郭婞淳

文/犁客 「其實很多年前就有出版社提過出書的計劃,」郭婞淳笑著說,「但那時自己覺得還沒到點──就還沒達成目標,至少該拿到奧運吧?」 「很多年前」究竟是多少年前,郭婞淳沒有明說,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當時郭婞淳在國內體壇已非無名之輩。2021年,因疫情延期舉行的2020年東京奧運當中,郭婞淳以總和236公…

「為什麼中秋節要烤肉?一切都是柏林的錯!」——陳思宏簽書講座側記

文/愛麗絲 「你瘋了,我的孩子,你必須去柏林。(DU BIST VERRÜCKT MEIN KIND, DU MUSST NACH BERLIN.)」陳思宏以這句話替讀墨簽書講座開場,今日他談的是書以外,卻也是寫盡書內一切的柏林,「今天是旅遊講座,我知道很多人最想去日本,但我要帶大家去柏林!」 陳思…

不是看成不成,而是要看對不對——專訪《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

文/愛麗絲 「仍然留在香港的,包括我,很多流亡海外的,或者現在在監獄裡的朋友,縱使你們沒有機會看得到,但我很希望,我祈求天父,單單是這部電影的存在,都可以給予你一份安慰,一個擁抱。」 香港反送中運動紀錄片《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時,如此說道。該紀錄片以鏡頭替香港人記下這一段血淚…

「那我不是每天都在玩、過得很快樂嗎?」——專訪三月店長嚴曉翠

文/愛麗絲 「我好喜歡蘇打綠,可是老記不住所有團員的名字,」嚴曉翠略顯懊惱,說自己似乎有人名記憶障礙,超過五個字的就背不住,歷史課本、小說故事的繁複人名與場景,對嚴曉翠而言如天書,避之唯恐不及。 但這不阻攔她鍾愛閱讀。 嚴曉翠從小特別迷戀有注音符號的讀物,「小時候爸爸如果外出問我要什麼禮物,我都會說…

「我想把故事當成『法律普及』的管道。」──專訪《八尺門的辯護人》作者唐福睿

文/犁客 「寫小說痛苦啊,那十個月,明天要寫的今天還沒想到,」唐福睿說,「在我寫最後一個字之前,我都不確定我能不能寫得完。」 唐福睿口中的小說,是拿下「鏡文學百萬影視小說大獎」的首獎作品《八尺門的辯護人》──「因為想拍成影視作品,所以本來寫的是劇本大綱,後來才改寫成長篇,」唐福睿說,「我先前沒寫過長…

「細思極恐」的當代演化,積極競爭、追求進步好嗎?——專訪《致命登入》作者吳曉樂

文/愛麗絲 「大學搬完宿舍第一天,我去景美夜市吃晚餐,吃第一口炒麵就覺得:『好鹹』。」吳曉樂的味覺由台中養成,從小習慣「東泉辣椒醬」的鹹甜口味,「對我而言,那是台中的味覺紀念,是我習以為常的吃法。」黏稠的東泉辣椒醬多搭配如水煎包等澱粉類食物,吳曉樂笑稱「就是個熱量爆表的組合啊」。在新作品《致命登入》…

「前提是『有趣』,只是我閱讀速度極低⋯⋯」──專訪12月店長陳浩基

筆答/陳浩基 作品一直廣受Readmoo讀者喜愛的香港作家陳浩基,作品橫跨推理、恐怖、犯罪,甚至超自然,但無論哪種類型,總會帶給讀者大呼過癮的閱讀體驗,以及展現濃濃的社會關懷。 這樣的創作本事是怎麼養成的呢?這樣的創作風格是被誰啟發的呢?在訪問陳浩基的時候,我們得到很多出乎意外的答案⋯⋯ 問:從您的…

文化是從土地裡長出來的,我們不再是故鄉的異鄉人——專訪十月店長鄭麗君

文/愛麗絲 「那時候我們常開玩笑,問對方『你是頭上有記號的人嗎?』」鄭麗君笑談高中讀北一女時,在光復樓窗台邊,曾發生許多言猶在耳的青春對話。 赫曼.赫賽的《徬徨少年時》中所言「頭上有記號的人」,指的是在追尋自我的人,「追尋自我是需要勇氣的,必須反思自己的生活、面對自己的怯懦。」那段對知識渴求、對自我…

一日為師,終身保固——專訪九月店長陳美儒

文/愛麗絲 「上國中第一天,我自我介紹說自己是陳美『ㄌㄨˊ』,馬上被發現我不會捲舌音。」陳美儒上有六個姊姊、一個哥哥,下有一個弟弟,從小在大稻埕長大,台語輪轉,直到上國中才學會字正腔圓地說國語、捲舌音。 「我爸爸有十三個結拜兄弟,看他吃喝嫖賭什麼都不會,便帶他下場賭博,」陳美儒憶及童年,儘管父親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