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完整文章
「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大部分的專業作家可能會告訴你,開始寫作與重大事件有關,例如有一次搭飛機、遇上意外,墜機之後從飛機的殘骸中站起來,在那個剎那決定開始寫作。」費迪南.馮.席拉赫淺淺笑著,「不過我之所以開始寫作,純粹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想找事做而已。這個說法沒那麼戲劇性,不過事實如此。」 完整文章
八零年代的底片大廠柯尼卡有句經典的廣告台詞,「有人用筆寫日記,有人用歲月寫日記,而我,用柯尼卡寫日記。」這話其實有幾個重點:一是業者希望大家多拍照、替生活留下紀錄,二是業者同時也顯示自家底片和相紙的品質良好。 完整文章
Readmoo讀墨電子書今日公布2018年度閱讀報告:延續成長力道,2018年讀墨電子書不僅全站閱讀時間已突破3,100萬分鐘(截至12月15日),銷售額也達到前年同期200%的歷史新高(截至11月30日)。從數據可以看出,讀墨讀者是一群女性略多於男性,年齡集中在二十六歲到四十五歲的用戶,喜歡用mooInk讀書,並且偏好在週三與週日買書、週末及深夜讀書的重度閱讀者!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近年英美的熱門影集當中,不乏種種政治寓言,除了明著把社會議題置入劇情當中的《The Good Wife》、《The Good Fight》系列,以及直接把地方政府或聯邦政府當成主要場景的《Boss》或 《紙牌屋》之外,就連看起來好像與現實無關的影集,也都暗埋著不少政治意涵──想想《權力遊戲》就知道了。 在所有和「政治」沾得上邊的影集裡,《使女的故事》是頗特別的一部。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親手拿過戰國時代留下來的文物,」胡煒權說,「織田信長寫的信、歷史人物把玩過的小物,拿在手裡,會覺得直接在和歷史對話。」 許多人對日本戰國的認識,來自大河劇或者動漫遊戲,這類改編作品一直是日本文化當中的強項,也是對外輸出的利器;不過生在香港的胡煒權,並不是因為看劇或玩遊戲而栽進戰國世界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