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親手拿過戰國時代留下來的文物,」胡煒權說,「織田信長寫的信、歷史人物把玩過的小物,拿在手裡,會覺得直接在和歷史對話。」 許多人對日本戰國的認識,來自大河劇或者動漫遊戲,這類改編作品一直是日本文化當中的強項,也是對外輸出的利器;不過生在香港的胡煒權,並不是因為看劇或玩遊戲而栽進戰國世界的。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注意力商人》(The Attention Merchants)讀來相當有意思的原因,或許就在作者吳銘修對(Tim Wu)「注意力商人」的標誌方式。 吳銘修的父親是台灣人、母親是英裔加拿大人,他則在美國出生長大,目前在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擔任法學教授,他在論文中首度提及的「網路中立性」(Internet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台灣在推動中小學性教育的過程中,讓人最哭笑不得的家長抱怨恐怕就是引起全國網友高度關注的:「課本闔上時男女生的生殖器會碰到」。這類在大眾看來幾乎是歇斯底里的評論除了凸顯社會新舊觀念的衝突外,另方面也讓家長心中永遠的難題再次浮上檯面:「究竟該讓我們的小孩知道多少?」 孩童與青少年到底有沒有足夠穩定的心智與能力消化書中呈現的世界,一向是家長與學校機關的難題。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2016年11月,美國書市出現了一本看起來怪裡怪氣的繪本,封面上有個蒸氣火車頭,駕駛笑著揮手,後頭拖行的車廂裡滿是開心的孩子。就連火車頭也笑得很開心──只是那個表情有點令人不寒而慄。 這本繪本叫《噗噗查理》(Charlie the Choo-Choo)──這也是書中蒸氣火車頭的名字。 笑得讓人發毛的噗噗查理不是英國兒童電影節目《湯瑪士小火車》(Thomas and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很多故事裡,科學家大致上以幾種形象出現: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瘋痲而且不大理會社會標準、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痴呆不大能夠處理人際關係、因為太聰明所以自找麻煩地想要毀滅世界(或者保衛世界),或者,在好萊塢比較常見的,因為太聰明所以變成動作片主角(?)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的電影看起來只是小品、目標觀眾群好像也不多,但因為製作當中的某些關鍵緊緊地與目標觀眾群相互扣連,所以不但票房不差,向外擴延、拉入新觀眾的狀況也比想像中更好。 有的電影剛上映時沒能發出多大的聲量,但在下檔之後因為粉絲的熱愛,以錄影帶、DVD或其他形式流傳,所產生的口碑和造成的影響反倒比大力宣傳多廳播放時來得更有力道。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也許你知道《歡迎光臨布達佩斯大飯店》的故事靈感,來自茨威格的著作。 也許你曾為《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和《同情的罪》心醉並心碎過。 也許你彷佛聽聞過茨威格悲慘的生命終點。 若是,你將從《昨日世界:一個歐洲人的回憶》裡得到更多閱讀(聽)理解的線索。 完整文章
文/經典也青春主持人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前日和日本講談社國際版權部友人餐敘,同是文青(保羅.奧斯特及約翰.厄文迷)的K部長提到,日本年輕人,尤其是剛出社會的新一代對於現狀和未來充滿絕望、不安,身為職場前輩雖然內心也不敢說前程有望,但總是懷著善意,鼓舞士氣,安慰他們:「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由於彼此很熟,我忍不住說起我的《鋼穴》以前、《鋼穴》以後,嶄新的心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