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大學搬完宿舍第一天,我去景美夜市吃晚餐,吃第一口炒麵就覺得:『好鹹』。」吳曉樂的味覺由台中養成,從小習慣「東泉辣椒醬」的鹹甜口味,「對我而言,那是台中的味覺紀念,是我習以為常的吃法。」黏稠的東泉辣椒醬多搭配如水煎包等澱粉類食物,吳曉樂笑稱「就是個熱量爆表的組合啊」。在新作品《致命登入》中,吳曉樂出其不意地,將台中限定的會心一笑埋入故事,「我是在有意識地業配啊!」 完整文章
筆答/陳浩基 作品一直廣受Readmoo讀者喜愛的香港作家陳浩基,作品橫跨推理、恐怖、犯罪,甚至超自然,但無論哪種類型,總會帶給讀者大呼過癮的閱讀體驗,以及展現濃濃的社會關懷。 這樣的創作本事是怎麼養成的呢?這樣的創作風格是被誰啟發的呢?在訪問陳浩基的時候,我們得到很多出乎意外的答案⋯⋯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那時候我們常開玩笑,問對方『你是頭上有記號的人嗎?』」鄭麗君笑談高中讀北一女時,在光復樓窗台邊,曾發生許多言猶在耳的青春對話。 赫曼.赫賽的《徬徨少年時》中所言「頭上有記號的人」,指的是在追尋自我的人,「追尋自我是需要勇氣的,必須反思自己的生活、面對自己的怯懦。」那段對知識渴求、對自我追尋充滿動力的時光,起點來自閱讀。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上國中第一天,我自我介紹說自己是陳美『ㄌㄨˊ』,馬上被發現我不會捲舌音。」陳美儒上有六個姊姊、一個哥哥,下有一個弟弟,從小在大稻埕長大,台語輪轉,直到上國中才學會字正腔圓地說國語、捲舌音。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十六歲起於餐廳自彈自唱,十八歲正式出道,歌手,是賴佩霞最初被公眾認識的身份,但不是唯一的身分──賴佩霞的演藝生涯橫跨戲劇、主持,淡出演藝圈後還投入身心靈研究、發行雜誌、出版書籍、開設課程,更於去年取得法學博士學位。「我一輩子做的事,其實都是在溝通。」音樂、戲劇、語言,在賴佩霞眼裡,都是透過價值的演示與傳遞,和世界溝通。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以前練團,團員就都覺得未來我會最有錢,他們老說:『你都沒有夢想!』」謝孟恭笑談過往,「但在我看來現實和金錢,絕對是要擺在理想之前啊!」賺大錢,似乎一直是謝孟恭的首要目標。 「我一直都很想要賺錢,從小就非常想賺錢,」謝孟恭毫不諱言,父親過往曾從事業務性質工作、經歷過台灣錢淹腳目的經濟起飛年代,「我爸經常掛在嘴上的就是『Earn more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設想眼前有列失控的電車,以時速六十英里迎面衝來,電車不遠的前方分別有五個鐵路工人,及一個鐵路工人在兩條軌道上專心工作,身陷險境。在你面前是可以令電車轉向的操控桿,照電車原有行進軌道,五位工人將被撞死,假如你以操縱桿轉向,便有一位工人被撞死;面對此情況,你將如何選擇? 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J.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