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杉浦孝宣;譯/黃雅慧 二○一九年五月,日本的年號由平成改為令和。正當舉國上下為迎接新時代的來臨,歡欣鼓舞之際,「繭居族」的社會問題卻層出不窮,在日本國內投下一顆震撼彈。 首先,是川崎隨機砍人事件。五月二十八日上午七點四十分,一群私立明愛小學的學童,在川崎市登戶車站等候校車,不料突然遭到一名五十一歲的男性繭居族持刀亂砍,因而造成一名學童、一名家長死亡,十七人輕重傷。 完整文章
在這本由田村毅所著,二○一四年於日本發行,今年(二○一五)由心靈工坊推出中文版的新書《搶救繭居族:家族治療實務指南》裡,他從家族治療的實務工作中,給出許多提醒。其中,將父親的角色重新引入核心家庭之中,是關鍵的一步。而在許烺光的理論中,日本社會是以「家元」為基礎而非以「宗族」為基礎、以母子鍵為主而非以父子鍵為主。如果在日本社會,這樣的實踐可以行得通,在華人社會中的實行當然更有說服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