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有的時候,一個詞會慢慢轉變原有的意義。例如「厭世」。 原先這倆字就有「討厭俗世」的意思,所以表示想要遠離塵囂──例如去山裡隱居,不是去死。再者它也有「離開俗世」的意思,也就是去世──但指的就是死亡,不是想死。再來有個曾經在古早小說裡會看到的用法,是「出醜」的意思──但這用法現在幾乎沒人用了,算是已經死了。 完整文章
總覺得財富管理與自己很遙遠、聽到理財相關名詞就頭大、總是覺得錢不夠用但卻也總是沒想過該如何讓錢發揮最大效用,這類人多得很。事實上,懶得管理財富的惰性或許很多人真的都有,但不懂理財名詞和原則很可能只是誤解──它們大多不比線上遊戲的晉級規則複雜多少。 所以,很多人對理財書籍──或者延伸到商業管理、趨勢觀察等等──的排拒,只是因為缺乏一個簡單明確的指引,沒拿到一本能夠妥善奠基、不唱高調的書。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會有人告訴你:這位作家的小說主題,常與政治、性別議題,以及人類道德心智的成長有關。 聽到這樣的評語,你或許會認為這樣的作品不是很艱澀難讀,就是很無聊。總之應該「很硬」。 也會有人告訴你:這位作家的奇幻小說與托爾金的「魔戒」系列及C.S.路易斯的「納尼亞傳奇」系列齊名,這位作家的科幻小說,與亞瑟.克拉克、艾西莫夫、海萊因等二十世紀科幻名家作品一樣重要。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從前讀過的書,如果是自己喜歡的,出版電子書之後可能就會再買一次,一來方便複習,二來倘若有必要,可以把實體書清掉(其實這事是相當有必要,只是俺一直懶得動手)。 因此之故,重讀了艾西莫夫(Isaac Asimov)的「基地」(Foundation)系列。 「基地」系列共有七本書,包括最早寫完的「基地三部曲」(Foundation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42年,有個喜歡讀科幻小說也自己嘗試寫科幻小說的美國青年,在前往拜訪科幻雜誌編輯的路上,想到一個天馬行空的點子。這個青年才二十出頭,但已經讀完了十八世紀英國學者愛德華.吉朋堂堂六大卷的近代歷史鉅作《羅馬帝國衰亡史》;青年想要寫一個發生在遙遠未來、遙遠星球上的科幻故事,但應用他讀《羅馬帝國衰亡史》的心得。和編輯討論之後,青年回家快快地寫了一個短篇,在雜誌上發表,並且撰寫續作。 完整文章
文/經典也青春主持人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前日和日本講談社國際版權部友人餐敘,同是文青(保羅.奧斯特及約翰.厄文迷)的K部長提到,日本年輕人,尤其是剛出社會的新一代對於現狀和未來充滿絕望、不安,身為職場前輩雖然內心也不敢說前程有望,但總是懷著善意,鼓舞士氣,安慰他們:「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由於彼此很熟,我忍不住說起我的《鋼穴》以前、《鋼穴》以後,嶄新的心境。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若真要列一份經典科幻作品清單的話,在這份名單上,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海柏利昂》(Hyperion)算是比較晚出世的。 那是1989年,兩伊戰爭結束沒多久,柏林圍牆才剛被推倒,人類正要邁向二十世紀最後一個十年,將此前的動盪做一個了結。年近七十的艾西莫夫(Isaac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