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會有人告訴你:這位作家的小說主題,常與政治、性別議題,以及人類道德心智的成長有關。 聽到這樣的評語,你或許會認為這樣的作品不是很艱澀難讀,就是很無聊。總之應該「很硬」。 也會有人告訴你:這位作家的奇幻小說與托爾金的「魔戒」系列及C.S.路易斯的「納尼亞傳奇」系列齊名,這位作家的科幻小說,與亞瑟.克拉克、艾西莫夫、海萊因等二十世紀科幻名家作品一樣重要。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從前讀過的書,如果是自己喜歡的,出版電子書之後可能就會再買一次,一來方便複習,二來倘若有必要,可以把實體書清掉(其實這事是相當有必要,只是俺一直懶得動手)。 因此之故,重讀了艾西莫夫(Isaac Asimov)的「基地」(Foundation)系列。 「基地」系列共有七本書,包括最早寫完的「基地三部曲」(Foundation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42年,有個喜歡讀科幻小說也自己嘗試寫科幻小說的美國青年,在前往拜訪科幻雜誌編輯的路上,想到一個天馬行空的點子。這個青年才二十出頭,但已經讀完了十八世紀英國學者愛德華.吉朋堂堂六大卷的近代歷史鉅作《羅馬帝國衰亡史》;青年想要寫一個發生在遙遠未來、遙遠星球上的科幻故事,但應用他讀《羅馬帝國衰亡史》的心得。和編輯討論之後,青年回家快快地寫了一個短篇,在雜誌上發表,並且撰寫續作。 完整文章
文/經典也青春主持人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前日和日本講談社國際版權部友人餐敘,同是文青(保羅.奧斯特及約翰.厄文迷)的K部長提到,日本年輕人,尤其是剛出社會的新一代對於現狀和未來充滿絕望、不安,身為職場前輩雖然內心也不敢說前程有望,但總是懷著善意,鼓舞士氣,安慰他們:「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由於彼此很熟,我忍不住說起我的《鋼穴》以前、《鋼穴》以後,嶄新的心境。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若真要列一份經典科幻作品清單的話,在這份名單上,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海柏利昂》(Hyperion)算是比較晚出世的。 那是1989年,兩伊戰爭結束沒多久,柏林圍牆才剛被推倒,人類正要邁向二十世紀最後一個十年,將此前的動盪做一個了結。年近七十的艾西莫夫(Isaac 完整文章
或許並非總是這樣,但在我看來,哲學討論的特色之一,在於哲學家對於概念定義的執著,這些執著有時候會引起別人不耐煩,例如: 「我們怎麼知道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是同一個人?」 「這什麼鬼問題?同一個身體就是同一個人啊!」 「那如果昨天午夜時我的記憶和阿福互換,那今天我身體裡的是阿福還是我?」 「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 對哲學家來說,如果要了解「同一個人」(又稱「人格同一性」、「personal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或許有人認為科幻與奇幻是兩種天差地遠的類型,一個可能有太空船、機器人和雷射槍,另一個可能有魔法師、獨角獸和噴火龍,但事實上這是不很正確的刻板印象。科幻和奇幻類型的重點都在故事裡加入現實沒有的設定,不同的是這些設定有的用科學方式解釋(其中仍會有許多和現實科學不完全相符的部分),有的則用魔法或奇幻方式描述。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要讓一群科幻書迷打開話匣子最快的方法,就是請他們討論、或是選出一份心目中的科幻必讀書單。部落客卜朗默(Ryan Plummer)與芝加哥羅耀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英語客座助理教授蒙森─羅森(Madeleine Monson-Rosen)日前在資訊網站 Lifehacker 完整文章
本文經【作家生活誌】同意後摘錄轉載,全文請至此閱讀 2016 年臺北國際書展活動期間,秀威資訊與聯經出版社聯合舉辦「文學跨界相對論:預言純文學與推理小說的未來式」講座,邀請《神的載體》作者游善鈞、《黑水》作者平路,以及同時身兼作家與評論雙重身分的既晴,一同討論純文學與推理小說的種種可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