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符號與意義對上的時刻,」憶及寫作的起點,田品回想自己還不識字時,隨手在紙上畫了兩個正方形,阿公一看,驚訝地告訴她那正是「回」字。童年初識文字承載意義,田品回一直都斷斷續續書寫著,只是在出版詩集《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前,她不曾如此認真看待自己的寫作。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2021 年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中,邀集最多國外講師的一場座談,由簡單出版董事長特助蘇欣主持,讓巴黎 Anna Jarota Agency 版權總監 Celia Long、 Van Lear Agency 資深版權代理 Julia Demchenko、荷蘭 Marianne Schonbach Literary Agency 的 Stella Nelissen、德國 完整文章
文/奧爾嘉.麥金;譯/王瑞徽 我常在沙發上談論 Niksen,但我得承認,我可以多談一點。我如何能更精於 Niksen?我如何在生活中運用 Niksen,無論是工作、家庭或公共領域?和多數現代人一樣,我很忙碌。儘管有時我的生活看起來相當優閒,但多數時候我覺得很忙碌。而這種忙碌感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 但 Niksen 很難!我如何能在履行一大堆義務和職責之外,挪出足夠時間來做 完整文章
文/郭書瑄等 荷蘭食物聲名不遠播,跟一海之隔的英國菜同被認為樸實、不講究、沒什麼可看性。在部分法國朋友眼裡,荷蘭不過是鄉下地方,而荷蘭菜也就是農村菜色罷了。歐洲名廚或美食評論家談到荷蘭菜,多認為荷蘭菜的特色就是兩個字:「簡單」。 完整文章
文 / 陳國棟(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 過去五百多年,我們可以說,是一個全球化的加速形成過程。這個過程從一四九二年哥倫布遠航,「發現新大陸」開始。一四九八年,達伽馬繞過南非好望角到達印度西岸的古里,則是歐、亞之間經由海路持續互動的源頭。 ◎出現在亞洲海平面上的歐洲人 完整文章
文/陳奕齊 臺灣酷兒運動的戰鬥路線是向邊緣挺進,荷蘭同志運動則是挺著胸往社會中心邁去。 2008 年 3 月中旬,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宣布,入夜之後,在知名的馮德爾公園中「公幹」(public sex)將是合法行為,只要當事人不影響到公園其他遊客,同時完事後不遺留垃圾即可。這種大方開放的作風令人咋舌,然而阿姆斯特丹警方此舉,其實是為了讓公園中尋尋覓覓的同志得到更多保障,以降低遭受攻擊的可能。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義大利:令人驚嘆的出版戰鬥力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對台灣的印象是很好的;」姜雯說,「也因如此,就很難想像:台灣人怎麼會這樣對待另一群人?」 姜雯唸的是商業相關科系,雖然喜歡文學創作,但一直停留在個人興趣層級;她到荷蘭留學,主修國際商業管理,畢業後就留在當地,找到電信產業裡的項目管理工作,前前後後待了七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