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大人之後,如果不幸,就一路被工作、外界推著走,直到老去。如果幸運,總有一些殘酷的時刻,會被逼得不得不回頭,看看曾經小看了的,或因不屑一顧而跳過、省略的東西,例如身體健康,例如幾段經營不善的關係,或是古文詩詞。 如此領悟,其實來得突然。此時此刻,我正坐在復健科診所,肩膀上貼滿電療吸盤,一邊感受電流經過時所帶來的肌肉顫抖,一邊閱讀趙啟麟的新書《大人的詩塾》。 完整文章
文/眼睛 星夜不只是星夜,向日葵也有別樣的意義。當你閤上這本書,你看待梵谷的每幅作品,都有與過往不同的理解。 在此之前,我對梵谷作品的印象非常粗淺,向日葵、星夜、咖啡店,還有失去耳朶的自畫像,他的畫有濃烈的筆觸,鮮明的色彩,是印象派的大家。但我不明白他的畫為何有種躁動感,和他之前的荷蘭大師都不太一樣。 完整文章
文/厭世國文老師 按照教育部線上國語辭典對「厭世」一詞的解釋,現在我們常提到的意義,偏向指稱為「厭惡俗世,脫離塵囂」,若根據此定義看待屈原、陶淵明、蘇軾、李白,以及杜甫,以上五位高中國文課本裡常出現的作家,那麼誰最想逃離這個庸俗的世界?他們的「厭世」又有何不同? 一、屈原:厭世能量MAX–邊緣人的自言自語 完整文章
盧廣仲曾經說過,吃早餐是一件很嘻哈的事,依此類推,在辯論會結束時間還沒用完之前,清唱個〈愛江山更愛美人〉也是很嘻哈的事。但鄉民們可能不知道,這種在一長串辭後鋪排之後繫詩或繫歌作為收束,並且以清唱作為結尾的格式,在先秦以降的辭賦裡很流行,且被認為是合於禮教、寓於諷諫、猶如蜂蜜檸檬般適用的黃金體制。 完整文章
這兩天我的臉書同溫層,又因為張大春寫給管中閔的〈致中閔書〉而熱議,姑且不論其牽涉的校長遴選等等政治紛爭,〈致中閔書〉開頭引用了古文八大家之一的蘇轍〈上樞密韓太尉書〉這篇文章,這篇文章也被當成「汪洋澹泊」的蘇轍古文代表作。 完整文章
這幾個月文白之爭戰到遍地烽火,我這專欄或別人的專欄每天洗版引戰,但論戰這詞說起來大旗昭昭,其實也不過就貴圈的小茶壺小事件,可能真的像鄉民那句名言,喊聲時萬人響應,實際上不知道幾人親臨到場。 完整文章
文/陳昱昊 「我看了一篇百年前的英文報紙專欄,他在罵當時的年輕人都不讀書了,奇怪,這些話我們現在也一直在講……」佛光大學中文系的副教授林明昌風趣的開場,承接而起的是知名出版人暨作家傅月庵為台北商務印書館系列講座最後一場〈紙本閱讀──一門日漸式微的技藝〉的座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