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在反對同性平權相關法案的團體或個人裡常會聽到一種論調,就是質問支持同志運動的人:「你希望你生的兒子/女兒是同志嗎?」或者「如果你的兒子/女兒是同志怎麼辦?」 先別急著點頭支持或發怒反駁。我們可以先來看看這兩個問題。 首先是這個「希不希望兒子/女兒是同志」的問題。 完整文章
亞洲的家庭觀念比歐美濃厚,在台灣,從幫忙做家事、照顧父母,到選擇父母期待的學業、事業和伴侶,我們很容易同意小孩對父母負有各種責任。 然而,這些責任有恰當的基礎嗎?若僅僅依靠「他是你父母」這個事實,能推論出多少責任和義務?瑞士哲學家布萊許(Barbara Bleisch)在《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這本書裡,致力於思考這些傷感情的問題。 完整文章
敬愛的父親過世後,平路常和母親在燈下說話,母親會轉述從前夫妻私下所說的話,許多話平路不曾聽說,最讓她驚訝的是,父親曾說他這個女兒:「就是愛穿。」語氣頗有遺憾平路把錢花在衣服上面。 但平路這段敘述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是買衣服這事,而是平路的反應:「聽著,讓我有一點驚訝,然後,也有一點點傷心,原來,我不像,不像我想的,在父親眼裡那麼完美。」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要讓一群科幻書迷打開話匣子最快的方法,就是請他們討論、或是選出一份心目中的科幻必讀書單。部落客卜朗默(Ryan Plummer)與芝加哥羅耀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英語客座助理教授蒙森─羅森(Madeleine Monson-Rosen)日前在資訊網站 Lifehacker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