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蕭上晏 2019 年的國際書展,我帶著出版社的作品參展,同時也為自己(還未誕生)的新書做預購與宣傳,或許是因為「亞斯自白」這個主題太過吸引人,蒙主辦單位青睞,竟讓我的新書分享會自諸多申請活動裡脫穎而出,得以在素有「小週末」之稱的熱門時段舉辦[1]。 完整文章
文/ 林蔚昀 會當上憤世媽媽,完全是巧合。有一陣子生活苦悶,工作家事養小孩的困頓以及各種鳥事彷彿約好似地紛至沓來,光用文字無法抒發,而且有些悶是講不出來的,於是開始畫圖,放在臉書上和朋友(其他的媽媽)分享。許多人看了有共鳴,敲碗叫我成立粉專。那,粉專要叫什麼名字呢?一開始想叫厭世媽媽,但已經有人註冊了。有朋友說:「那就叫憤世媽媽吧。」於是,我就應觀眾要求,成了憤世媽媽。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幾年來很少有一本書讓我如此感到錐心刺骨的疼痛,也很少有一個說書人的話語和眼眶裡忍住不落下的淚,讓我動容。 《背離親緣》的作者安德魯.所羅門以自身的生命經歷,以及十年間訪問三百多個家庭,去追索個體「差異」及其父母家人在公眾社會所面對的存在意義與價值問題。 完整文章
文/島本理生 譯/楊明綺 一週開始的週一上午十一點半,我造訪迦葉任職的法律事務所。 搭電梯上二樓,透過對講機告知來意,自動門隨即開啟。 事務所內並排著四張桌子,其他律師都不在的樣子。 身穿灰色高領毛衣的年輕女子領著我走向最裡頭的那扇門後面,一間特別隔出來的會客室。 我坐在沙發上等候時,方才那位年輕女子端茶進來。相較於她那張素淨的臉、明顯分岔的長髮,端正秀麗的五官與豐滿胸部格外顯眼。 完整文章
文/《初戀》譯者 楊明綺 ※本文涉及《初戀》部分情節 正值豆蔻年華的女孩居然手刃父親,更令人詫異的是,她連自己為何殺人都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創傷讓她犯下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罪行?擅長描寫女性細膩情感的作家島本理生,這次以推理手法巧妙包裝這個多線複雜的故事,讓讀者從心理、法理等不同層面與觀點,隨著幾個角色的心境轉化,抽絲剝繭地探討「愛」這個複雜的課題,著實讓人眼睛一亮。 完整文章
文/金英朱;譯/劉小妮 我跟公婆提交了辭職信,也跟先生提了離婚。背在我肩膀的重擔一個個被卸了下來。接下來,自然把眼光望向兒子和女兒。兒子和女兒大學最後一年的上學期剛結束,下學期即將同時畢業。我想在最後一個學期開學前,先幫孩子們做好心理建設。 完整文章